男友好有力气 怎么延长手冲

男友好有力气 怎么延长手冲

“混帐,你是不是个人?”

“我是。”

乔未歌越过她的娇躯,道:“而且是个为你重生的冷血人,我的小琴儿,我的大保镖,你很兴奋吧?”

“屁,惹恼我,再办你一回。”

“别恼,我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哼!”

孟琴一甩长腿,利落坐上沙发,学他一样老神在在道:“7年我强,7年后照样,我暂时忍你,但你千千万万要掂量好斤两,免得逼我爆发时,像7年前一样怯懦玩失踪!”

楼梯上,一阵冷风袭上肩。

他回眸!

默默看着她,嘴角,冷酷上扬,鬼魅的令人琢磨不透。“琴儿,我哥乔未央明天回国订婚,我很期待你和他的报复游戏。”

“什么?”

“明天陪我到机场接——乔未央!”

他的话,很轻,像一阵微风,却催上挑衅的语调,刺入孟琴耳时,心血,陡然一膨胀,攥狠狠攥紧!

“乔未央!”

一声咆哮,伴着烟灰缸碎的细响,传遍2楼卧室,软床上假寐那个酷少,此时正注目着那张蜡黄照片……

7年了!

他等待的游戏,就这样拉开帘幕,不知未来的日子,是他赢?是“他”赢?还是那个流氓琴赢?

机场外,两辆黑色宝马急驰而滞。

其中,4、5个黑衣保镖冷酷下车,伸开健壮的双臂割开人群的拥挤,硬生生抵开一条狭长的道路。

“让开!”

“别挤,再挤敲碎你脑袋!”

“喂,挤什么挤?”

伴着威胁语,孟琴推开车门潇洒下车,踩着高跟鞋靳着鼻,脚下被磨的狠,浑身绷紧,她NND贼不舒服。

索性,替乔未歌敞开车门时,“啪”顺手将一颗纽扣扯掉。

“不准耍流氓!”

乔未歌冷酷命令道。

伸掌,像风一样,擒住那颗纽扣,硬性塞入她口袋,看着她领口微敞,眉梢纠结。

薄唇微抿,怒焰上升。

微风拂着他长长如瀑布的黑丝,潇洒的长辫,将那份冷酷勾勒的愈加鲜活。

“嘶”

孟琴将最下那颗纽扣扯掉。

“啪”

撇向遥远的某某垃圾箱。

黑色甲克潇洒外敞,撩开障碍,释放那颗小肚脐,歪戴帽子,长睫毛上翻,一副狂野无极限的模样。

红唇微启,喷道:“我是流氓,不耍流氓,我耍你吗?”

“小琴儿……”

“啪”

拍开他靠近的大掌,她斥道:“老板,千万别跟我耍流氓,滚开,退开两步,不准近身滚肉球。”

“你真不乖。”

“狗才乖,像他们一样。”孟琴很不屑地点向周遭那一个个俯首称臣的家伙,惹来一阵阵红眼。

“看什么看?”

她愤懑一扫。

却被乔未歌长臂勾近身,邪魅吹拂她嘴角,可冷酷无情命令道:“再招惹祸端,我让你很凄惨。”

“切!”

“别挑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