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养成之女皇陛下九游版 女友和前男友有过好几次

全民养成之女皇陛下九游版 女友和前男友有过好几次

金碧辉煌的皇宫宫门前,一身玄色华服的小身影看着眼前撅着屁股正在地上不知道挖什么的身影。

“灿灿,你在做什么?”

被叫做灿灿的头也不回的说道:“在挖坑,准备盗墓。”

“挖坑?”玄色华服的小身影看了看撅着屁股的灿灿,又看了一眼自己身后巍峨而威严的皇宫。

“灿灿,这里是皇宫。”玄色华服的小身影好心的提醒那撅着屁股的灿灿。

“我知道。”灿灿头也不抬的继续自己手上的动作,“千百年之后,这里就黄土一片的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我现在要在这里做一个记号,等我回去之后我就寻着这个记号来挖。”

“千百年后?”玄色华服的小身影好奇的蹲在了灿灿的身边,看着灿灿埋了一张画满了奇怪图案的黄纸塞在了那被挖的一点点的缝隙里面。

“这什么东西?”

“符。”灿灿边放边说道:“说了你也不懂,反正是我千百年以后能盗墓的最佳联系方式。”

“符?”玄色华服的小身影突然一怔,整个人惊恐的看着最近和自己玩的特别要好的灿灿。

“你……是奇门遁甲的人。”

“奇门遁甲?”灿灿看向身边被吓的似乎活见鬼一般的玄色华服的小身影,歪着脑袋疑惑了一下,随后笑眯眯的点点头。

“嗯,我好像听到过奇门遁甲。我爹地说,我是奇门遁甲的。”

“鬼……”

玄色华服的小身影惊慌的尖叫一声,整个人连滚带爬的往身后的皇宫跑去。

灿灿站起来,看着那连滚带爬的身影,最后撇撇嘴的嘀咕。

“又是一个胆小鬼,还皇子呢,一点都没有爹地说的好。”

灿灿看了一眼地上被自己已经埋好的符,撇撇嘴叉着腰看着眼前的皇宫,歪着头犹豫自己要不要进去找爹地呢?还是,自己先去玩一圈?

算了,还是去玩一圈吧。反正,爹地还有事情要做,也不急在这么一会找自己。

灿灿一回头,直接的撞到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

下一秒,灿灿吃痛的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她要告诉爹地,以后再也不来这个什么破天凤王朝了,连个墙都会自己移动,差点没有撞死她。

“走路长眼睛吗?”‘墙体’发出了冰冷的声音。

灿灿一抬头,就看到一张对着自己很是不悦的脸。

“你谁啊。”

“麒皇子的皇兄。”

“麒皇子?”灿灿疑惑了一下,看了一眼身后的皇宫大门,刚刚被自己吓跑的那个皇子,好像就是叫什么麒的。

“你是奇门遁甲的人?”轩辕彦麒的皇兄冷冷的问灿灿。

“关你鸟事。”灿灿有些不悦,敢拦住自己的去路,等她回去就送他一个‘大粽子’,让他知道对自己凶的下场。

“欺负皇子是灭九族的大罪,我可以让侍卫现在就把你抓起来砍了。”

“啥?”灿灿一愣,随后憋红了小脸的对上比自己高一头的身影怒吼。

“那我一定在千年后第一个要盗的就是你的陵墓。”

“满口胡言乱语,奇门遁甲的人还真都是疯子。来人,抓起来关进宫里掖庭。”

“放开我……”

“放开我,放开我……”

“叮铃铃,叮铃铃。”

躺在沙发上的身影一个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浑身满是冷哼。

厨房内的开水壶提醒着她水已经开了。

“什么鬼。”

金灿灿一把扯开盖在身上的毛毯丢在了沙发上,走向了厨房间。

拿着开水壶泡了一盒泡面,金灿灿拿起遥控器随意的跳着台的吃着泡面。

这个梦已经做了不下十次了,每一次都是到了自己要被抓的时候而惊醒。她总感觉自己做的这不是梦,而是小时候就发生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自己却又记不得自己小时候什么时候去过古代了?

吃着泡面,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新闻,原本吃泡面的动作一下子顿住了。

电视里主持人说的什么她已经记不得了,只知道在某个未被发现的人烟稀少的深山老林里被探险的驴友发现了一处疑是古墓的地方。

专家看到驴友拍回来的图片猜测,有可能跟古楼兰一般突然沉没掉的城池。

对于专家的猜测金灿灿不知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只是一天后她的身影出现在了那被驴友发现的地方。

看了一眼重山叠岭的地方,眼前不远处有一条如天带又如明珠一般的湖,金灿灿砸吧了一下嘴巴。

如果不是山丘蝶变的话,这里还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

丢下自己吃饭的家当,金灿灿咧嘴一笑,目光看着西边西下的太阳。

宝贝,我会让你们重见天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