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德里安 曼施坦因 折磨他顶端铃口小孔

古德里安 曼施坦因 折磨他顶端铃口小孔

然而就在那时,柳心雅告诉她,凌寒,她喜欢了整整三年的师兄,有女朋友了。

她的心彻底死了。

原来他对她的厌恶是真的。

她还记得两个月前,他在电话里咆哮:“白云菲,你知不知道你很自私?从来只想你自己,一点也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拜托,以后请再也不要进到别人的世界来干扰!”

就是叫她滚出他的世界的意思。

她一直以为他们是很好的朋友,没想到有一天,他叫她离远点。

虽然柳心雅也经常说,她配不上凌寒,“像凌寒那么骄傲的人,眼光肯定很高。”

可她也没有企求过啊,一直都以朋友自居。

她对他很好,可是有时,似乎还是越了界。她甚至不清楚,为什么他突然就那么愤怒,好像触了他的痛脚。

原来对他好是错的,对他是一种痛苦的打扰。

那么只能放弃了。彻底地放弃。

白云菲离开了学校,生下孩子。她还是少女时,就幻想过有一天要生一个极可爱的宝宝。

虽然没得到爱情,但是她确实拥有了一个极为完美的宝宝,超帅超可爱的白嘉宁。

为此,她被退学了。

还差点被父亲打死。母亲哭着说要断绝母女关系。

亲朋好友,老师同学,一个个都叹息或者暗地里嘲笑。毁了,白云菲。你绝对选错了路。

但她的心有点硬吧,为什么一点也不动容。就是那么想要这个孩子,似乎有了一个孩子,她的人生就完全改变了,与以前斩断了,有了新的期待。

也许这一切只是因为,她相信那个晚上她遇到的那个男人是个很优秀的男人,也许比凌寒还要优秀十倍,百倍。那么他留给她的孩子,也一定是最优秀的。

所以说,白云菲,她真的不是一个正常的女孩。

绝对不是。

……

白云菲想起往事,很久也没有睡着。直到院子传来声音,那个叫做墨铭的男人似乎回来了。

脑海里闪过他深邃的眼神,白云菲渐渐阖上眼睛,进入梦乡。

……

翌日周末,白云菲睡到自然醒。还没有睁开眼,就听到院子里传来说话的声音。

“墨铭,你的名字念起来好奇怪,莫名其妙的莫名?”是柳心雅特有的亲昵笑语,娇娇的,带着浓厚的兴趣。

“笔墨的墨,铭记在心的铭。”

“哈,铭记在心。像你这样的人,别人真的很容易铭记在心哦!”

墨铭顿了顿,白云菲猜想他可能在笑。“我想也是。”他说。很自信的男人。

白云菲躺在床上怔怔听着,直到院子外再没有声音传来。

发了一会儿呆,心里惦记着儿子,爬起来。

刚洗漱完,忽然听到外间电话响,忙跑出去。

接通电话,就听到母亲焦急烦躁的声音:“云菲,嘉嘉好像发烧了,你赶紧回来带他去打针!”

白云菲吓了一大跳,光速换了衣服,一路胡乱扎着头发,急急忙忙地跑出去,差点和墨铭迎面撞上。

“啊对不起,对不起!”白云菲低头说着,脚步却没有停下。

“云菲,你这么急去哪儿?”正和墨铭一起从外面回来的柳心雅惊讶地问。

白云菲抬头看到她,更惊讶,她竟跟墨铭一起。

“哦,我回家。”白云菲停下脚步说。

“是嘉嘉有什么事吗?”直觉灵敏的柳心雅忙问。

白云菲有点窘,墨铭就站在一旁,谈私事感觉不自在。“嗯,他发烧了,我得赶紧走了,拜拜!”

柳心雅蹙起眉心,露出担忧的表情,“哦是吗,那快去吧!”

白云菲点点头,赶紧走了。

走了几米远,后面传来柳心雅的声音:“云菲她儿子病了,小孩子真的好容易生病……”

白云菲心里忽然一阵不舒服。柳心雅有时就是太随意了,跟一个陌生男人说她的事干嘛。

但也没心思多想,直接跑到公交站去坐车。

回到家,三岁的白嘉宁正蔫蔫地窝在外婆的怀里,看到白云菲立即眼睛一亮,糯糯地喊一声:“妈妈!”

白云菲抱起他,小身子果然滚烫滚烫的,不由心疼地说:“嘉嘉,你又生病了!”

嘉嘉在她的怀里蹭了蹭,找个舒服的姿势,小手捏着她衣袖的一角,漂亮的眼睛忧伤地眨了眨:“妈妈,我肯定是因为想念你才生病的。”

白云菲哎哟一声,眼泪差点掉下来。小坏蛋,你知不知道这么说,叫妈妈多么内疚。

“对不起嘉嘉,妈妈要工作,只能周末回来看你……”

“我知道啊,可还是会想念你。”嘉嘉贴在她的胸口上,歪着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