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神童最新预言 蓝湖月崖江山为聘

印度神童最新预言 蓝湖月崖江山为聘

只是那大开的胸襟,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人们的眼中,让宫离墨竟莫名觉得一阵憋闷。

“换一件。”

他阴着一张俊脸,突然冷冷的道。

别说夏天,在场的一众人都愣住了,不明白这位宫总裁怎么突然间就生气了。

夏天不满了,首次反抗大老板:“不要,这件衣服这么好看,干嘛要换?”

“我给你买比这更漂亮的,你要多少买多少,乖,去换掉。”

这是宫离墨第一次这样对她说话,夏天有那么一瞬间差点就说好了。

“我不,我喜欢这件。”

气氛僵硬着,众人都惊讶的看着对峙的两人。

他们从未见过有谁敢这样对帝豪的总裁说话。

但同时,他们也都能感觉到,对这位女子,宫总裁是特殊的。

宫离墨闭了闭眼,终是退了一步。

“给她拿一条丝巾,要大点的。”

就这样,好好一条华丽的裹胸礼裙,却搭配了一个大丝巾,盖住了所有春光,看起来怪异的很。

夏天不甘不愿的上了车,这次的宴会,并不是在s市,而是在相邻的t市。

等他们到时,天已经黑了,却正好赶上刚刚开始。

走下车,也不知宫离墨是从哪变出了个礼物盒,看起来还挺有份量。

在夏天的好奇下,转手交给了她。

原本以为他是要她帮忙捧着,直到后来才明白,,他真正的用意。

走进大门,夏天方才知道,这次的宴会,是个生日宴会。

举办人,是t市的最高执行长官。

一个退伍的军官大校。

或许是过寿人的身份,在场能看见不少身穿军装的人,都是来为林大校祝贺的。

挽着宫离墨的手臂,听着身边人跟不同的男女打着招呼。

走上来的人,有的笑容献媚,有的欲语还休,一脸想说什么,却又因为有她这个碍眼的家伙在不得不将话咽下,同时充满敌意瞪着她。

前者,多为男人,而后者,就全部都是女人了。

夏天始终保持着完美的笑容,一圈子下来,倒是让不少男人的眼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怎么也摞不开。

相信若不是有宫离墨这个移动空调在旁边不停的散发着冷气,她肯定会被那些个富家子弟给包围了。

夏天手臂有伤不能沾酒,手里只拿了一杯饮料撑撑场面。

“等下林老爷子出来,你就把礼物送给他。”

宫离墨微微俯下身,在她耳边轻声道,温热的气息喷洒到她的脸,热热的。

“为什么是我不是你?我又不认识他,要我怎么送?”

夏天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都一样。”他说着,那声音,听起来竟有种缠绵的味道。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用紧张。”

宫离墨轻声说着,他身上的香水味,让人微醺。

明明她一滴酒都没喝,却为何,居然觉得有些醉了……

“谁说我紧张了。”

夏天不服气的小声嘟囔。

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温柔的,好似能化成了水一样。

与大老板在私下咬着耳朵,原本嬉笑的众人突然停下,不约而同的望向婉转楼梯。

楼梯处缓缓走下一个略显苍老的身影,一身黑底金龙盘寿的衣服,让他原本严谨肃穆的脸看起来也有了喜意。

“老爷子今日春风满面,神采奕奕,看起来像是年轻了十岁似得。”

见到今日的寿星来了,现场的人开始七嘴八舌的夸,一个比一个会拍。

林大校呵呵笑着,人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位军官大人自然也不例外。

“谢谢各位来参加林某的七十大寿,希望大家能玩的开心。”

林大校说了一番客套话,突的,看见了站在人群中也异常醒目的宫离陌两人。

面容上的笑多了几分真实,他在几人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老爷子,身体如何了?可能再练两手?”

林大校哈哈笑着,看起来心情甚好。

“林某老了,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以前你这小子是我的手下败将,如今,怕是你一掌就能将我打的老远。”

宫离陌摇了摇头:“老爷子怎么老了竟变得谦虚了?我想要赢你,怕是还要等上一百年呐!”

一句话,几多叹息,几多无奈。

明明是恭维的话,他却也说的很是淡然。

或许,在这个世上,真正能让他恭维的人,真的不多。

“咦,这位美丽的姑娘是谁?”

两人说了几句,林大校看着他身旁的夏天,好奇的问道。

“这是我新签的艺人,名叫夏天,听说你过寿,我就带她一起来了。”

宫离陌说着,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在给林老介绍时,他轻轻的搂上夏天,隐隐透漏出了一种保护的意味。

林大校眼神闪了一下,随即才用正眼看向夏天。

宫离陌紧了紧手中的纤腰,轻声问:“你不是说带了礼物要给老爷子么?”

夏天愣了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恩,对,也不知大校能否喜欢。”

说着,双手端着礼物,向上捧了捧。

她有些局促,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晚辈在此祝大校,福如海深,寿比山长!”

林老眼睛一亮:“你这小姑娘的贺寿词倒是新鲜。”

夏天呵呵傻笑,妆容精致的小脸有了种邻家小姑娘的憨态,挺招人喜欢。

林老接过她的礼盒,并没有立马转手放到一边,而是当众打了开来。

只这小小的不同,众人都能看出,林老的重视。

礼物盒被拆开,周围人都伸长了脖子去看,就好像一个不大的盒子里能有什么珍奇异宝,全都抢着观赏。

而事实上,的确如此。

包装漂亮严谨的盒子里,放着的是一顶玉饰,黑色的底座托着一块大概有成年男子两个手掌大小的玉石。

玉石通体呈鲜艳的血色,就像用了鲜血浇灌成的摸样。

它没有被雕琢,自有一种自然淳朴的美感。

“这是……”

林老惊讶了,捧着手中的玉饰,眼睛瞪的大大的。

宫离陌淡笑,搂着夏天,淡淡的道:“明朝戚继光书桌上的一件摆设,据说这是他生平最喜爱玉饰,平时也会经常把玩。”

林老平生佩服的人不多,最佩服和崇敬的,就是明代的抗日战将。

据说他才华横溢,不仅是当时最为厉害的将领,更是一位杰出的兵器专家和军事工程家。

历史上记载,他改造、发明了各种火攻武器,甚至还建造了大大小小的战船、战车。

说他是一位伟大的将军,一点都不为过。

林老平时最爱收藏戚继光的古董,而这顶鸡血石,是他一直以来最想得到,却至今未曾找到的宝物。

“林老可还喜欢?”

林大校终于舍得从那明朝的古董玉饰上移开目光,整个人激动的再也没了原本的肃穆。

就像个得到喜欢的东西的老小孩,竟大力的点点头:“喜欢,我实在太喜欢了。”

宫离陌紧了紧搂着的人,夏天笑着道:”您喜欢就好。”

林老这才想起,这顶鸡血石是眼前这位小姑娘送他的。

当即乐开了花,拍了拍夏天的肩,高兴的说道:“你这小姑娘我喜欢,以后我这林家大宅,随便你想来就来,想怎样就怎样,你就当我的干孙女儿吧!”

夏天傻眼了,有些无措的转头看向宫离陌。

对这个突然的变化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就是个古董而已,最多是值点钱,就这样就要她当干孙女了?

宫离陌俊脸越发温柔,见她看着自己,笑道:“看我做什么?林老要收你做干孙女,还不快应下?”

夏天转回头,看着面前一脸欢喜的老爷子,硬着头皮道:“呵呵,我只是,只是有些受宠若惊了,谢谢林大校……”

“叫爷爷。”

林老打断了她。

“爷爷。”

夏天乖乖的唤了声。

“诶,好孩子。”

林老很是高兴的点点头,随即,他将手上一直带着的翡翠戒指拿了下来。

“没想到我老来还能得个孙女,这次认的匆忙,我也没什么准备,爷爷就把这个跟了我几十年的戒指送给你吧。”

说着,他拉过夏天的手,将碧绿的戒指套上她的手指。

原本戒指是带在林老的无名指上,可如今套在她的食指上,居然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