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选择成为女将军笔趣阁 用丝袜脚摩擦我的裤裆

开局选择成为女将军笔趣阁 用丝袜脚摩擦我的裤裆

话说他活了小半辈子,还真没见过某人为谁夹过菜,盛过汤。

尤其是那满眼的暖意,韩子豪忍不住抖了抖身体。

他跟他少说也有二十几年的感情了,怎么就没见他对他这么暖过?

“你还要在那里站多久?”

韩子豪呵呵干笑,边走边道:“我只是被你吓着了。”

宫离墨忙着给某女布菜,抽空一个冷眼扫去。

后者没接到,因为他正好奇的盯着某女看呢。

此时的夏天是背对着他的,直到韩子豪走到桌前,他才看见她的脸,当时就激动了。

“你你你,你是那天酒吧里的那个女人!”

夏天想了想,也恍然想起自己在宫离墨的身边见过他。

忙抬起爪子打了声招呼:“你好。”

韩子豪呆呆的回应了一爪子,就连声音也是呆呆的:“你好。”

他在想着,这宫离陌的手也太快了点。

救了人家一次,就立马把人家带回来了,看这摸样,好像还已同居?

哦天呐,他跟他这么多年的感情,还真没看出来,原来这小子是个饥渴难耐的??

韩子豪当然不会想到,夏天跟宫离陌其实早已有了关系,更不会想到,此同居,非彼同居。

在心里想着,韩子豪从夏天的身上移开视线,看向宫离陌,点评道:“动作真迅速。”

“噗”

“咳咳……”

夏天被牛奶呛着了,憋红了脸死劲的埋头,装作自己没听懂。

然而,有人好像一点都不怕被误会。

背后有一只大手在帮她顺气,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啧啧。”

她好似听到了一道略带调侃的声音。

就这么,一顿早餐在如此诡异却又暧昧的气氛下,结束了。

书房内

“你找我什么事?”

宫离陌坐在真皮少发上,懒懒的道。

韩子豪走到他面前:“医疗设施那边,我虽然已经帮你拿下,但还是需要你去法国做个交接仪式。”

宫离陌手指轻叩桌面,好似在思考。

“什么时候?”

“最迟明天出发,我跟对方已经约好后天举办仪式。”

宫离陌微微皱眉,半饷才轻颚首:“好,我交代一下就跟你走。”

韩子豪啧啧笑着:“是不是在苦恼该怎么跟你家那口子解释?”

宫离陌动了动唇,终是什么都没说,只道了一个字。

“滚。”

第二天,夏天仍在熟睡时,就听见房间里有什么细小的动静。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印入眼帘的是一团模糊的黑影。

待她定睛一瞧,吓的当即醒了神。

“老板??”

她从床上蹦起,就见到宫离陌正在收拾行李。

“醒了就起来,我们要出发了。”

夏天一头雾水:“出发?去哪里?”

“法国。”

宫离陌想了想,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带着某女一起去最好。

反正她最近要养伤不能去剧组,那就跟着他去法国吧。

把她一个人放在家里,总有种不放心的感觉……

眼见着某人面不改色的将她干净的小裤裤和小衣衣整齐的放进行李箱,夏天终于炸了。

跳下床,脸红着按住他想要继续收拾的手,这才发现,他的手指骨节分明,虽然白净纤细,却也很是漂亮。

“我,我可以自己来。”

宫离陌挑了挑眉,放下了手。

“我在楼下等你。”

说着,他就走出了她的房间。

看着已经被他整理大半的衣服,还有那最上面的鲜红色内衣,夏天又忍不住脸红了红。

这男人,真是太讨厌了!

怎么,怎么能随便动她的衣服,甚至还亲自帮她收拾内衣内裤……

真不知道,这个老板大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飞机上

夏天与宫离陌坐在一起,前面的韩子豪频频往后看,那染着坏笑和暧昧的目光, 让她简直觉得浑身不自在。

说实话,这还是她第一次坐飞机呢。

坐在头等舱里,窗外的白云渺渺,虽然风景单一,却别有一番滋味。

“若是困的话就睡一会。”宫离陌见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哈欠,说道。

夏天摇摇头,她怕白天睡得太多,晚上就睡不着了。

或许是头等舱的服务比较周到,他们的身边总有空姐来回走动,而那放肆的目光,亦是一瞬不瞬的黏着他们。

准确点来说,应该是黏着坐在她旁边的某个人。

夏天实在忍不住的转过脸,想要看看宫离陌是个什么反应。

可是没想到,刚转头,就对上了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

幽深的灰色,神秘莫测,却又美丽的动人心魄。

“我不会对这些女人感兴趣。”

他望向窗外,淡淡的道。

夏天心一动,突然觉得有种心思被拆穿的窘迫。

“跟,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是老板,而她只是他的员工,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他对什么样的女人有兴趣,跟她有关系吗?

宫离陌淡笑不语。

法国的浪漫,巴黎的唯美与艺术,让多少文人诗客,陶醉其间,驻留忘返。

巴黎的美,仿佛带着一种圣洁的光芒,好似这世界最耀眼璀亮的明珠。

从飞机的窗口向下望去,她甚至已能感觉到那里奢靡迷人的气息。

傍晚,他们到达法国的巴黎。

夏天没想到,在巴黎,也会有宫离陌的地盘。

看着那离得老远都能看见的两个大字,夏天只觉得如此震撼。

若说s市的帝锦是精致而优雅的王府,那这里的帝豪,便是真真正正的大皇宫。

走到近前,浓浓的欧式奢华的气息扑面而来。

晚上,宫离墨将夏天送进了房,又在韩子豪目瞪口呆间,房门啪叽一声关上,连给他偷看的可能都没有。

对着禁闭的房门摸了摸鼻子,韩子豪瘪着嘴走了。

但其实,宫离墨和夏天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样。

某人不过是帮夏天脱了衣服又放好洗澡水,便走了……

第二天,宫离墨因为要忙着和法国人签约,给夏天留下一张纸条就离开了。

当某女终于舍得醒来,刚打开门,门外一直候着的客房服务员就将纸条交给了她。

夏天接过,走回了房,闲适的坐在椅子上,认真的看着。

上面有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这边的人我都已交代好,我很快回来,带你出去看看风景。

看着那上面的一个个字,夏天靠在椅背上,嘴角不自觉的一扬再扬。

她不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也不想去想这代表了什么。

或许是潜意识里,她想任其发展,直到浓烈的她再也忽视不了。

等待是漫长的,虽然这里很大,有很多娱乐可以消遣,甚至因为这里主人的原因,每每走到一处,都会有那里的负责人恭敬的询问她可否有什么吩咐。

但不知怎的,她做什么都觉得没劲。

直到窗外的天色昏暗,趴在围栏上,面前的是透明巨大的落地窗。

在这里,一整片的夜空和夜景,都能收入眼中。

但是,这样美的景色却也吸引不了夏天,她终于开始焦躁。

都一整天了,怎么还没回来?

难道出了什么问题,脱不开身?

邹紧眉,夏天无意识的拍了拍漂亮的围栏,就准备回房。

然而在转过身的那一瞬间,忽的瞪大了眼。

身后的不远处,不知何时竟站着一个人。

那人捧着一个精巧雅致的盒子,一身黑色西装穿在他身上,不仅没有一分的沉闷老气,反而将他硕长的身材,展现的越发俊秀。

他单手捧着盒子,另一只手轻轻的将它打开,一大片的幽紫映入她的眼,惊艳了她所有感官。

“喜欢吗?”

近乎温柔的声音飘进她的耳,夏天愣愣的从紫色的玫瑰花上移开视线,对上他灰色的眼。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声线有丝不稳,仿佛是憋了很久,好不容易才得以吐出。

“刚刚。”

“我在想,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发现我。”

他说着,眼里有难得的笑意。

整个人看起来变得很是清爽,仿佛风格突然转变了那样,连带着他周身的气息,好似都变暖了。

时间好像突然停住了,窗外的月色也变得很是柔和,光芒洒进这里。

明明他们之间还有着距离,夏天却觉得,此刻的她,离他是那么的近,伸手即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