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婚宠:薄少,太太有了!APP内免费阅读完整版(白卿卿薄司珩小说全集)

顶级婚宠:薄少,太太有了!APP内免费阅读完整版(白卿卿薄司珩小说全集)

独家新书《顶级婚宠:薄少,太太有了!》是来自绝代西子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卿卿薄司珩,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白家破产,父亲跳楼,渣男劈腿,继母还将她用一个亿嫁进薄家!贴心闺蜜立刻给她送了一个精挑细选的男人安慰她,而这个男人正好就是她的新婚丈夫薄司珩!传闻薄少在外有一个心尖宠,对她百依百顺,为她豪掷千金,众人排队等着看白卿卿被踢出豪门的笑话。然而,直到后来众人才发现,那个被薄少养在外面的心尖宠就是薄少的新婚妻子白卿卿!众人瞠目结舌,薄少震惊之余却全是欣喜,“没错,是我媳妇儿!”

《顶级婚宠:薄少,太太有了!》 第5章 免费试读

“没笑什么啊。”白卿卿回答着,脸上笑容温婉,仿佛刚刚那抹渗人的笑只是一个错觉。

小邹跟在后面,后背凉意依旧。

不过想想也是,白卿卿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还能吃了她不成?

想到这,小邹不屑地翻了一个白眼,跟着走了进去。

……

偌大的庭院,白佑谦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衣,戴着太阳帽正在跟佣人打网球,继母丁红坐在伞下,一边吃着新鲜荔枝,一边看着他们玩闹。而白诗妍则黏在大哥白佑霖身旁,不知道在说什么,满脸笑容。

一家人,气氛和谐友爱,而他们的到来,显得极其突兀,打破了这样的和谐。

原本在笑的人全都停下,转过头来看着她和白佑阳。

空气静得出奇。

“姐姐,我想回家了。”白佑阳拉了拉白卿卿的衣袖,小声道。

白卿卿安抚地牵着他的手,走了过去。

白诗妍最先站起来,朝白卿卿跑来,亲昵地挽住白卿卿的手,“姐姐,佑阳,你们来了?这么远的路,一定很热吧?”

她用手给白卿卿挡着太阳,庆幸道:“还好二哥当时给了妈妈300万还债,我们这别墅才没有被抵押掉,不然住在那种出租屋,我肯定也热坏了!对了姐姐,你们的出租屋里有空调吗?”

话音一落,白佑谦脸上的温笑停滞了一刻。

丁红站起来,嗔怪地看着白诗妍,“说这些干什么?你二哥这是孝顺,他不爱显摆这些,走吧,我们快进去。”

白诗妍回头,朝丁红吐了吐舌头,自己蹦进去了。

丁红无奈地笑了一声,经过白卿卿身旁,道:“诗妍说话没分寸,你别介意。你二哥心里是有你们的。”

“我知道的,不会。”白卿卿浅笑,侧步让开,让她们先走。

白佑谦走近,声音温厚:“妈呢?她怎么没来?”

白卿卿回答着,“妈妈去公司了,让我带佑阳过来。”

“这样啊…”白佑谦语气有些失望,他知道自己母亲在生他们三兄弟的气。

可是,他们都已经四年没有见过了。

难道妈妈就不想他们吗?好歹他们三兄弟也是她的亲生儿子。

白佑谦笑不出来,领着白卿卿和白佑阳进去。

白佑霖跟在后面,皱眉,“你们现在住在哪儿?科研所给我分了一套别墅,在市中心,你跟妈带着佑阳搬过去吧。”

白卿卿温温一笑,让人看不出情绪,“不用了大哥,市中心离公司挺远的,妈妈估计不会愿意。”

闻言,白佑霖眉头皱得更紧了。

怎么白卿卿跟诗妍一点也不一样?

白诗妍总是会缠着他要东西,刚刚还缠着他要去市中心的别墅住,会撒娇,可爱又黏人。

反倒是自己这个亲妹妹,对他冷淡得不行。

果然,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没有感情,平时往来也不过是例行公事。

白佑霖心中郁结。

众人心思各异,进去后,丁红招呼着佣人把水果和甜点都端上来。

白佑谦看见白卿卿手上拿着的一沓复印件,温声问道:“卿卿,你手上这些资料是干什么的?”

丁红心里突然一跳。

白卿卿嫁进薄家的事,白佑霖三兄弟还不知道。

也千万不能被他们知道了,否则她一个继母卖原配女儿的名声是逃不掉的。

别人怎么看她不重要,重要的是到时候白佑霖三兄弟肯定会跟她产生隔阂。

她和白诗妍以后还要靠他们三兄弟,关系绝对不能搞僵。

丁红紧张地盯着白卿卿。

却不料,白卿卿脸上并没有什么异样,随手翻了一下资料,笑容乖巧:“是学校要求交的,我刚刚在来的路上顺便打印好了。”

白佑谦缓缓点头,随便找了个话题扯开。

没一会儿,白佑阳就坐不住了,要白佑霖和白佑谦带着他出去玩。

丁红头晕,上楼休息去了。

白卿卿找到机会,起身上楼问丁红要结婚证。

丁红住的二楼主卧,白诗妍住的最大的次卧,白佑霖和白佑谦以及还没有回家的白佑礼都住在客卧。

以至于刚刚白佑谦想留她和白佑阳过夜,还要让她去住白佑礼的房间。

因为没有多余的客房了。

走到主卧门外,白卿卿看着虚掩的门,抬手正准备敲门,忽然听见里面传来丁红和白诗妍说话的声音。

“妈妈,二哥一直小瞧我,不肯带我。下一周我就要让他和我一起去注册工作室,钱到账了吗?”

“放心吧,白卿卿的彩礼钱全在妈妈这。我一会儿就打电话让老李给你转五千万,让你的工作室开得比你二哥的还大!剩下的钱,就给你存着,以后当嫁妆用。”

“谢谢妈妈!不过……白卿卿万一问起来怎么办?”

“问起来当然就是拿去还债用了啊。你们父亲公司破产,到处都是窟窿,难不成还要我一笔一笔地算给她看?”

“可那些债务呢?”

提到债务,丁红笑了一声,不以为意:“你以为你三个哥哥缺钱吗?父债子偿,他们三个是男子汉,白家的债务,当然是他们三个还。有他们三个顶着,咱们娘俩操心那么多干什么?”

“也对!”

白诗妍嬉笑一声,扑进丁红怀里。

白卿卿收回想敲门的手,温婉隽丽的脸上笑容缓缓消失。

“卿卿小姐,你在这儿干什么?”身后突然响起一道佣人的声音。

白卿卿回头,看着手上端着两碗燕窝的邹嫂。

她的话音一落,卧房的门‘呼啦’一下被打开,同时出现丁红和白诗妍两张神情异样的脸。

丁红脸上带着僵硬的笑,问道:“卿卿,你什么时候上来的?”

白卿卿眨眼,嘴角微微上扬,“我刚刚上来的,阿姨。”

不知道为什么,丁红总觉得她最后这声阿姨叫得她浑身直冒冷汗。

丁红冲着佣人发脾气,“你们是怎么待客的?怎么能留客人一个人在楼下?”

邹嫂被骂得一脸懵逼。

白诗妍见状,连忙上前挽着邹嫂的手,一边拉着她往楼下走,一边道:“邹嫂,姐姐是客人,你们真是太疏忽了……”

下楼时,她还回头与丁红交换了一个眼神。

丁红朝她点头,让她放心离开。

等白诗妍和邹嫂下楼后,丁红才看向白卿卿,脸上勾起一丝笑:“卿卿,你上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白卿卿跟着她进去,“我是来拿我的结婚证的。”

“结婚证?你要结婚证干什么?”丁红惊讶地看向她。

白卿卿道:“毕竟是我结婚了,结婚证理应在我这儿。”

丁红闻言,松了一口气,脸上笑容加深,“卿卿,不瞒你说,你跟薄家三少爷领证后,结婚证都被薄家的人拿走了。没有在我这儿。”

白卿卿眸子清亮有神,看着她,问道:“我的丈夫是薄三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