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阴阳盗墓先生林望王德志小说未删减版全集免费试读

无弹窗阴阳盗墓先生林望王德志小说未删减版全集免费试读

火爆新书《阴阳盗墓先生》由知名作者追风少年最新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林望王德志,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早年间,为了帮母亲治病,我带着爷爷离世前留给我的唯一一件遗物,孤身北上闯荡,却意外加入了一个盗墓团伙;自此南下北上,西奔东往,踏遍祖国山川,见惯江湖百态,遇尽奇闻异事…如今,大难不死,沐狱而出的我,人到中年,早已没了少年热血,只想要安度余生,却不料过往旧事,并非是我想抽离就能抽离的……

《阴阳盗墓先生》 第3章 免费试读

我筷子都没拿,也不怕烫,抓着桌子上没吃完的菜就往嘴里塞。

菜已经有些凉了,但是味道特别不错,我嚼都来不及嚼,狼吞虎咽的吃着。

余光瞥着桌子上有个黑色的东西,细下一看,是一个黑色的钱包,钱包鼓鼓的,隐约中还能看见里面一叠厚厚的钞票。

应该是刚刚在这里吃饭那个人不小心落下的。

我那时清楚的知道,如果拿了这个钱包马上走,并不会有人知道,并且有了这笔钱,我说不定就能改变现在的生活了。

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当时就是没有去拿,只是大口的往嘴里塞着东西,直到有人从背后拍了拍我。

“嘿,又是你啊,咱两可还真是巧了!”是之前叫程哥的那个男人。

他脸上带着笑容,我这才发现,他身上穿的衣服,跟刚刚坐在这个位置上吃饭那人穿的衣服一模一样。

这个钱包是他的!

我努力的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因为干这种事被当众抓住,面子上有有点过意不去,红着脸转过身,正想离开,他却在身后拉住他。

“刚没吃饱吧,走,程哥请你吃饭!”他一把揽过我的肩膀,带着我就往店里走。

照着刚才桌子上的菜,程哥又点了一份。

羊肉汤锅冒着热气,一大股香味铺面而来,我话都来不及说,烫了一下,捞起里面的羊肉就往嘴里塞。

“慢点吃,等会儿给嘴烫个泡。”程哥就坐在我对面,给我倒了杯茶,自己也倒了一杯,一边小口小口的喝着,一边笑着看着我吃。

我不记得我那一顿一共吃了多少份肉,反正旁边装肉的碟子都堆了一尺高了,我才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放下筷子。

看着程哥碗里还是干干净净,意识到自己吃的有点多了,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不好意思哥,我吃的有点多…”

“没事,年轻人嘛,多吃饭才有劲儿。”他说着,叫来老板结了账。

我看着那花出去的钞票,心里过意不去。

“哥,我身上没得啥子值钱的东西,你请我吃饭,给我随便找个啥子活让我报答你吧!”我站在他的身边看着他。

程哥只是摆了摆手,一脸的潇洒:“没事,小钱,请你吃饭是因为跟你有缘分,我不要报答!”

程哥说完,就准备要走,我在原地愣了愣,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当时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直接追了上去,挡在他面前。

“哥,你教我赚钱吧,我不想再当穷人了,我不想再吃别人剩下的东西了,我不想再挨饿了,你让我跟着你吧,我啥活都能干!”

那时的我,还不知道程哥是干啥的,只知道他出手阔绰,经济自由,还能让恶势力对他低头。

那时的他在我心里,就是我最想成为的模样。

只是后来,我真的变成了那样,却开始怀念以前啥都不懂的自己。

程哥把我带了回去,据他后来说,是因为当时的我,跟以前的他很像。

他家在一个高档小区里面,三室一厅,装修的很豪华,那个年代,能在北京住上这种房子的人,基本上都得有几十上百万的身价。

他给我安排了个房间,一天三顿的给我送饭,却丝毫没有让***活的意思。

白吃白住不好,我想让他给我安排个活干,但是每次想提的时候都被他打断了,我想着他估摸着会有安排,于是就每天吃完饭窝在自己房间里看我爷爷留给我的书。

我之前在火车上粗略的看了一眼,原本以为讲的只是风水术法,如今细看却发现,这更像是盗墓的。

寻龙千万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若有千重锁,定有王侯居此间。

我当时只是太无聊,觉得看着好玩,完全没有想过,后面竟然会用的上。

在程哥家住了三天,三天之后,他终于有所动作,开车带我往郊外去。

他当时没有跟我说要去干啥,我一心想着他肯定是要带我去赚钱了,也没有多问。

开了半个多小时的样子,在一处四合院停下。

说是四合院,其实更像是个根据地,入门就看见好几个年轻人站在门口,像是望风的,看见程哥,恭恭敬敬的放行。

我跟着程哥刚刚走进去,就感觉背后有人往我屁股上摸了一把,我一个连小姑娘手都没碰过的人,身子瞬间就僵了,转过身去,迎面是一个三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女人。

女人染着一头红发,穿着红色的吊带连衣裙,波涛汹涌,手里叼了根烟,脸上画着浓妆。

“哟,老程,你这去哪儿找的小白脸呢,这屁股这么有弹力,怕还是个童子娃吧,哈哈哈哈!”

女人娇笑着,我脸瞬间红了,还没等我开口,一道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

“行了丽姐,别吓着人家小兄弟。”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他神色沉稳,应该是这里的老大。

他从屋里走了出来之后,有两个男人也跟着走了出来,一个身高八尺,五大三粗,还有一个身材中等,体型偏瘦,尖脸,嘴角有颗痣,一双眼睛滴流滴流的转,脸上却挂着笑容。

“把头,上次那洞真是踏马的可惜了,我跟老鼠都进去了,可惜遇到了白水,踏马的,这一趟可亏了十来万呢!”说话的是那身高八尺的男的,他把手上的烟头扔在脚下,狠狠的踩了一脚,一脸的不甘心。

洞,白水…

我是个行外人,但是看了几天我爷爷留给我的书,也知道,这白水,指的是水银,洞,则是墓!

他们,是盗墓的!

我着实惊了一把,完全没想到像程哥这么光鲜亮丽的人,背后竟然是干盗墓的。

不过也没有表现出来,我一心只想搞钱,不管做什么,能够搞到钱就是王道!

“把头,你要的人我给你带来了!”程哥站在我旁边,对着刚刚出来的男人说道。

男人叫许开元,是这个团队的领导,又叫把头,他们都叫他许把头,主要负责寻龙脉,找大穴。

刚刚摸我屁股的女人叫丽姐,主要负责提供物资和销售。

五大三粗的叫虎子,东北人,脾气火爆,但洛阳铲却使得跟花一样的,据说祖上就是盗墓的,代代相传,主要负责挖洞。

偏瘦的叫老鼠,主要负责进洞勘察,找寻宝物。

而带我来的程哥,大名叫程海,是望风的,这个望风可不是简单的望风,出一趟活,就要靠着望风的先去打探清楚地形,摸清楚位置,混入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