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今泽江岁是什么小说 陆今泽江岁全本免费阅读

陆今泽江岁是什么小说 陆今泽江岁全本免费阅读

陆今泽江岁是著名作者安浅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咱们接着往下看一场早有预谋的婚姻,他图利益图她的脸,她图权势图自由。陆今泽,“你要乖要听话,要认清自己的位置。”一天当中,有二十三个小时他们都在试图弄死对方,剩下的一个小时在互撩。后来,他的白月光回来了。江岁笑了笑,“陆总,离婚请签字。”离婚过后,陆今泽开始看心理医生,开始发疯,开始跌落神坛。直到江岁挽着新欢的手,重新出现在他面前。陆今泽,“岁岁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江岁,“为什么要重新来过,我就喜欢看你心有愧疚,为爱面目全非的样子!”

《离婚后,前夫跪求复合》 第3章 免费试读

一个星期后。

江老爷子去世,葬礼盛大而又肃穆,江岁被不允许出现在灵堂上。

下葬的时候,她站在最后面,看着冰冷的墓前,眼角隐隐有泪。

江锦承冷哼了一声,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用力一下将她按跪在冷硬的地上,“爷爷生前那么疼你,现在该是你敬孝的时候了。”

江岁额头上立马冒出了冷汗,她能感觉到刚结疤的膝盖,伤口又裂开流血了。

江岁忍着痛默不作声的给江老爷子磕了三个头,起身跟在江众人身后向老宅走去。

她知道有一场硬仗在等着她。

在进门之前,江岁回头看向天空。

下雪了,真正的冬天到来了。

一辆熟悉的迈巴赫停在角落里,车里的陆今泽隔着车窗冷眼看着她被推搡着向里面走。

江岁突然回头看了一眼,又飞速收回了目光,低头进门去了。

“先生,现在进去吗?”助理询问。

陆今泽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在等等。”

等到她最脆弱无助的时候他在出现,这样才能记忆深刻。

一进屋,江夫人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折腾江岁,开口就命令道,“给我跪下!”

江岁撩了撩自己的长发,“怎么,夫人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让我给你行礼,然后赶着去地下投胎吗?”

江家现在的掌权人江震对她们女人之间的小把戏没兴趣,直接将一叠文件扔在了桌子上,“岁岁签了吧。”

江岁拿起文件看了一眼是股权转让书和骨髓捐赠同意书,紧了手里的文件,“我不签!”

“你签了就可以继续去学校读书,”江震压着脾气耐心的哄道,“而且为了补偿你,江家每年给你一百万足够你花了。”

江岁站在原地冷笑了一声,这是把她当傻子和冤大头了。

心里计算着,陆今泽既然来了不会真的不管。

反正都这样了,不如发疯吧…

她已经忍够了!

江岁大笑着,两步跨到江震面前将合同狠狠往他身上砸了过去。

在飞扬的纸张和江震铁青的脸色里,传来歇斯底里的声音。

“我是傻子吗,你们都当我是傻子吗?”

“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还是觉得我活该被你们利用的彻底!”

太久的禁锢和压抑,加上刚才的刺激让她彻底爆发了出来,虚弱的身体里突然充满了戾气。

“孽障,你在发什么疯!”江震暴怒,“不签就滚回精神病院,永远别出来。”

“呵。”江岁目光凛冽的看向他,“你可真是我的好舅舅,那江晚就等着死吧!”

客厅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被她吓到了,像看怪物一样看向她。

“来人送小姐回去,她情绪依然不稳定,需要继续治疗。”江震很快就下了决定,既然不好好听话,那么就回到自己该待的地方去吧,他有的是办法让她听话。

立马有人上来拉她。

江岁开始剧烈的挣扎,眼神一扫迅速扑过去拿起果盘里的匕首,刀尖对着所有人,“你们不是说我是精神病吗,精神病人伤了人应该没事吧?”

大家心里咯噔了一下,看着双眼猩红有些疯狂的江岁,停在原地不敢乱来。

就在这个紧张的时刻响起了不合时宜的脚步声。

佣人瑟瑟发抖的道,“有一位陆先生上门拜访…”

佣人的话还没说完就从她身后走出一位男人,一身黑色的大衣,锋利的五官线条,薄情的桃花眼看过来的时候自带压迫感。

“这是在干什么,大晚上的还挺热闹。”低沉而清冷的声音缓缓响起。

江岁看着陆今泽,灯光打在让他的五官更加的立体,只要站在那里就自带气场的男人,突然对她弯了弯眼角,嘴角透露出一些温柔的意味。

江震脸色不太好的道,“陆总怎么突然来了?”

陆今泽仿佛没听到一样,径直走到江岁面前,伸手抽走了她手里的刀,“这么好看的手,可不是用来握刀的。”

然后一把将她垃进怀里,“对不起,我来晚了。”

江岁对他甜美一笑,“你来的刚刚好,一点都不晚。”

没有等她被拉进医院,躺在手术台上在来,她真是谢谢他祖宗八代。

看着江岁脸上虚假的笑意,陆今泽捏了捏她的脸,“我这就带你回家。”

江震站了起来,“陆先生突然闯进来带走我外甥女,这样不好吧。”

陆今泽脚步不停的道,“我带我未婚妻回家,江总要是有意见,可以找我的律师谈。”

江震不甘心的狠狠踹了茶几一脚,又不敢真的对陆今泽乱来。

上了车,江岁瑟缩的蜷缩在座位上,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陆今泽在看手机,一条消息赫然推送了过来。

【超模夏桑✘顶流黎漾,即将定婚!】

陆今泽一下握住了江岁冰凉的手腕,“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江岁被吓了一跳,睁开眼睛惊魂不定的看着陆今泽,“我才十九岁,还没有到法定结婚年龄。”

陆今泽轻笑了一声,“没关系我们可以先定婚,就选在一个星期以后好不好?”

好你个大头鬼!

江岁面上露出仓惶的神情,小心翼翼的拉着陆今泽的衣角祈求,“可不可以等我二十岁在订婚,爷爷的孝期还没有过。

陆今泽不为所动,用力捏着她的手腕,“你看起来不想和我结婚,也不需要我保护你。”

江岁吃痛,忍着心里的怒气继续示弱,“怎么会呢,我只是还没准备好而已。”

“是吗?”陆今泽让司机停车,推开了车门,“滚下去!”

外面是纷纷扬扬的大雪和空无一人的盘山公路。

江岁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黑色毛衣,这冰天雪地的,她下去能撑过十分钟吗?

江岁打了个寒颤,“我错了,明天就订!”

不就是订婚吗,谁怕谁。

陆今泽强行把她推下了车,无情的道,“我喜欢听话的,你太不乖了。”

看着远去的车子,江岁一边冻的瑟瑟发抖,一边无语。

还喜欢听话的,不就是喜欢像夏桑的吗,狗男人!

夏桑和陆今泽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而她和夏颜长的有那么几分相似。

“陆今泽你会回来的。”江岁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笃定的道。

半个小时以后,迈巴赫重新回来停在了江岁身旁。

而江岁已经浑身发烫的晕倒在地。

陆今泽下车摸了摸她滚烫的额头,将她抱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