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林苏嫣然陈梦媛免费阅读 秦林苏嫣然陈梦媛最新章节目录

秦林苏嫣然陈梦媛免费阅读 秦林苏嫣然陈梦媛最新章节目录

秦林苏嫣然陈梦媛是作者天构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内容主要讲述“但是闽南梅花医派的梅花十三

《盖世神医之开局被退婚》 第1章 飞机上的求婚 免费试读

“啊,亲爱的,不,不要了!”

由燕京飞往杭城的波音客机卫生间门口,手持卡地亚钻戒,特意买了这班飞机的秦林此刻脸色僵硬,整个身体都在急剧的狂颤着。

本想在飞机上向做头等舱空姐的女友求婚的他,此刻是彻底呆滞懵傻了。因为这飞机卫生间中传出的诱人女声,正赫然是他女朋友陈梦媛的声音!

“咚咚!”

脸色难看至极的秦林,直接敲响卫生间屋门。

“有人!”

卫生间里传来了一个急不耐烦的男声怒吼:“别特马敲了,等会!”

“嘭嘭嘭!”

阴沉着脸的秦林继续重重砸门。

“嗤啦。”

“你特马脑子有坑啊,老子都说了有人!”

卫生间屋门突然打开,一个裤子搭拉在腿腕,正拿手机拍视频的大少很是愤怒的瞪向秦林:“赶紧滚,别特马打扰老子舒服!”

“嘭!”

秦林伸手拦住大少想要关闭的卫生间屋门,继而看着卫生间内身穿制服,正背对着大少趴在洗手台上,黑丝***也早已被拽到了大腿根处的一名妖娆空姐!

“陈梦媛!”

看着如此羞耻恶心的女友,身体剧烈发颤的秦林牙关紧咬,脸色无比狰狞:“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亲口说的,要把第一次留到我们的新婚之夜!”

“秦林!”

“你怎么在这里!?”

脸色酡红,正微眯着眼睛享受着的陈梦媛闻声顿时吓了一跳。她赶忙站起身,慌张的拽起丝袜。

在穿好丝袜的瞬间,她脸上的惊慌便已然变成了冷漠至极的无所谓:“秦林,你是脑子有坑吧,我只是不想被你睡的那么随口一说而已,你还蠢的真信?”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个一穷二白的打工仔,我凭什么把第一次留给你啊。你就是个一辈子都买不起杭城车房的吊丝,就这你还想要我的第一次,你配?”

“呵呵。”

眼珠一转,陈梦媛直接抱住身旁大少的胳膊:“秦林告诉你,有资格得到我第一次的人只有沈少,他可是杭城沈家的公子,沈家你知道不,集团公司,资产过亿!”

“感情这小子就是你说过的男朋友啊。”

系好腰带的沈昭看着秦林掉在地上的钻戒,更是一脸玩味:“小子,你倒是挺浪漫的啊,这是打算在飞机上向梦媛求婚?”

“哎呀沈少,什么男朋友,前男友啦。”

陈梦媛妩媚的轻哼一声:“要不是你说喜欢这样的刺激,人家早就把他踹了呢,不过下月初咱俩就订婚了,现在也该公开了吧?”

说着,陈梦媛直接冷眼瞥过秦林:“秦林我告诉你,我和沈少下月初一就要在钱塘大酒店举办定订婚仪式了。本来看你舔的不错的份上,想着过几天再告诉你,就让你高兴的再多舔上几天。”

“但现在我就直说了,老娘马上就要嫁入豪门成富婆了,所以你个穷鬼就别惦记我了,你我压根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癞蛤蟆吃不到天鹅肉!”

“不到一克拉的钻戒还想娶我,你个臭吊丝,呸!”

“刺啦!”

说着,穿着高跟鞋的陈梦媛便直接一脚踩瘪了秦林吃了半年沙县,省吃俭用的用六个月工资买来的卡地亚钻戒!

“无耻!”

面对破碎的钻戒,秦林脸色更是在瞬间就变得苍白无比,宛如被人狠狠的一锤砸在心脏上,他脑海一片空白,身体都窒息般的差点昏厥!

“小子,麻溜的滚吧!”

沈昭直接一把推开呆滞的,僵站在卫生间门外的秦林:“其实我倒是要谢谢你这个活太监呢,恋爱一年了都不敢碰梦媛,竟然还真把她的贞洁留给了我。”

“王八蛋!”

愤怒的秦林彻底忍不住了,眼眸通红的他直接一拳砸在沈昭脸上,继而把沈昭按在地上就是一顿狠揍!

“你特马敢打我,你找死!”

愤怒的沈昭抓着秦林的衣服便嘶吼着挥拳反抗!

“秦林,你给我放开沈少!”

“来人啊,有人非礼我,想强我!”

伴随着尖叫,陈梦媛一面毫不犹豫的帮沈昭撕扯殴打着秦林,一面又喊来飞机上的安全员:“就是他非礼我,然后殴打沈少!”

“陈梦媛!”

被安全员和陈梦媛一起按住的秦林眼眸中满是浓郁的不甘和愤怒,他怎么都没想到,在自己面前表现的清纯无比,平时连亲吻抚摸都不让的陈梦媛,竟然会是这么一个恶心的贱女人!

“王八蛋!”

眼见秦林被按住,鼻孔冒血的沈昭冷哼一声,随手拿起一旁的铁棍对着秦林脑袋就是狠狠一砸。

“咔擦,汩汩。”

一瞬间,猩红的鲜血便顺着秦林眉头丝丝溢出。

“嘭!”

“找死的狗东西!”

接着又一脚把秦林踹倒后,沈昭便想继续殴打秦林。

“老公,别打了,再打他就该死了。”看着跌倒在地的秦林,陈梦媛赶紧抱住沈昭的胳膊:“为了这么一个废物狗东西的染上命案,不值当。”

“也是,呸!”

一口浓痰吐在秦林脸上,沈昭冷哼着对安全员一挥手:“把他拷起来,等下移交给治安局,我会打声招呼的,让他们狠狠收拾这狗东西!”

“明白,沈少您放心。”

治安员赶忙点头,继而便粗暴把秦林拖到了经济舱的最后一排,直接拷在了椅子上。

“***!”

被鲜血弥漫了脸庞的秦林,看着与沈昭依偎着再次走进卫生间的陈梦媛,他脑海中蓦然传来一阵刺痛,随即便陷入了昏迷。

没人注意到,鲜血顺着秦林的脸庞流入衣襟后,正好浸没了秦林脖子上挂着的一块玉佩。

而被鲜血浸泡的玉佩,瞬间就散发出了一阵朦胧金光。

“爷爷!”

意识的恍然中,秦林蓦然看到了阔别了二十年已久的爷爷,见状他立刻兴奋的站起,急切扑向秦老爷子。

但很可惜,他却直接悲催的从秦老爷子身体中扑空穿过。

“孙儿,时机已到,我秦家绝学之青云仙法和秦家医术,是该传授于你了。”

“爷爷,你说什么?”

“呼呼。”

刹那间,还没等秦林再仔细讯问呢,一股暖流便顺着玉佩进入了他的经脉,继而他脑海中便又传来了一阵猛然的刺疼。

“嘶!”

捂着脑袋,秦林便在巨疼中再次陷入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