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云纪淮希什么小说 桑云纪淮希全文免费阅读

桑云纪淮希什么小说 桑云纪淮希全文免费阅读

桑云纪淮希是作者隔经年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下面看精彩试读!化妆台坐着一位妖媚的女子,衣着青色的纱裙,大露肩膀和腰围。女子眼巴巴看着桑云进来,一身红衣,扎着高高地马尾。尽管相貌十分震撼,可是浑身湿透了。“水,水鬼!”女子慌乱张口。

《替嫁的病弱王爷竟是魔尊》 第3章 第三章 撑腰 免费试读

桑婉看着眼前的少女,没想到她死里逃生了之后。竟然比以前漂亮许多,明眸皓齿,一双眼睛含春水清波流盼。甚至有几分让人心动的美。此时她死死盯着自己,眼神让人毛骨悚然。

桑婉心中有些不舒服,抬脚就要踹向桑云。

说是迟那是快,身后的桑含竟然给了自己一脚。桑婉回头不可置信地看着桑含:“四妹妹,你做什么!”

“没看见嘛,二姐姐,我在踹你。”桑含语气是傲慢的,但表情和桑婉一样不敢置信。

桑婉一听,火立马起来了。怎么这人踹了自己,还一副可怜样。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和桑含扭打了起来。

桑云坐一旁,翘着二郎腿看戏。

本来桑含还很不敢相信的样子,看到桑婉不留余力扯自己头发,桑含直接全身心投入了战斗。

两个平日在外面光鲜亮丽的桑家小姐,此刻如同泼妇一般,互相撕扯着头发和衣裳。

桑云见两人衣服都快被对方撕烂了,“扑哧”一笑,挥挥手,两人竟然直接瞬移到院子外面!

一个路过的下人看见形状不明的两人,头发披散着,衣裳破破烂烂,甚至可以看见什么颜色的肚兜。

下人大叫了一声,以为碰见了鬼。扔掉手中的东西,大喊着“有鬼啊”跑走了。

桑婉和桑含此时像是被惊醒了一样,互相松开了手。

“你,为什么要踹我!”桑婉睁大眼睛怒视桑含。

此时桑含才觉得身体是自己的:“不,二姐姐,不是我,方才在屋子里,不知为什么,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就这么踹到你了,就连说出的话都不受控制了!”

二人对视了一眼,不禁毛骨悚然。

桑云没有修为,不可能做到。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她是妖女!

想到这一层,两人大惊,急忙去找各自的娘告状。

一路上还要吓到了不少下人,桑婉和桑含十分屈辱,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这妖女付出代价!

桑云看着手中的法力,笑了一下,今天清晨试着运了运气,发现这身体竟然有磅礴的气运,原身以前的这些气运被封印了起来,原身死后便解开了。

“妖女,你给我出来!伤了我的女儿,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真是不要脸,自己嫉妒大小姐,就打如意算盘来了个狸猫换太子。”凤姨娘一行人站在桑云的小破院外面。

旁边是梅姨娘,后面站着桑婉和桑含。除此之外还站了一堆打手。

桑云转了转手腕,瞧,这大鱼不是送上门来了吗。

慢慢踱步走出门外,所有人如临大敌,张望桑云身后是否有什么妖物。

“别看了,就我一人,何事?”桑云感觉这些人很滑稽,不由得勾起嘴角。

凤姨娘看着眼前的少女,这是在妖女的地盘,万一有什么阵法。

“妖女,跟我去主堂,老爷不管你,今日我就来好好管教你!”凤姨娘防备的看着桑云,示意那些打手去押送桑云。

桑云挑了挑眉,“不用劳烦各位,我自己走过去。”

一路上,一行人还真的把她当作妖物一样防备了。

到了主堂,打手们迅速关上了大门,并且将主堂四周围住。

凤姨娘满意地看着这些,这才放心的坐在了主位上,梅姨娘坐在副座上。

“孽女,还不赶快跪下!”凤姨讲喝了一口茶,气势十足。

不得不说,这凤姨娘如今管着这后宅,也是有几分实力的,长相妖艳,雷霆手段。

“为什么要跪,我可什么都没做。”桑云抱着胳膊,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凤姨娘看着桑云如此作派,勃然大怒,示意两个打手抓住桑云的两个胳膊。

桑云看着面前面目狰狞的美妇,朝她笑了一下。凤姨娘看着少女的笑容,有些怔住。

而原本要落到桑云脸上的巴掌,竟然落在了凤姨娘自己脸上。

很快,脸上浮起一个巴掌印,这还不够,桑云施法让凤姨娘继续抽打自己。

“你这妖女,你们愣着干嘛!”凤姨娘狰狞着,指挥打手。

一瞬间,十几个打手朝自己扑来。

在那些打手飞身朝自己扑来的瞬间,桑云打了个响指,那些人竟然直接停在了半空中!

凤姨娘此时也停下了打自己的动作。她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一步步走向自己,凤姨娘瞪大了眼睛。

“住手,孽障!”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随之进来的是一个看起来还算俊朗的男人。

桑云的心脏有些阵痛,看来是桑有兰啊,那个为了自己的庶女,不惜把桑云送上断头台的好父亲。原身对桑有兰还是有些期待的,不过最后这人还是辜负了桑云。

“给我跪下!”所谓的父亲不分是非就让桑云跪下。桑云感到自己的眼睛酸涩,情不自禁就流下了眼泪,这是原身的失望,自己死了父亲都不知道。

“谁敢让本王的王妃跪下?”白色的身影,逆着光,修长的身形,面庞逆着光也是惊心动魄的俊美,宛如神祇。是纪淮希。

桑有兰看着眼前的少年,大惊,不是说摄政王丑陋残暴吗?怎么看起来完全相反?

纪淮希走到桑云身边,一把搂住了桑云纤细的腰身,凑近桑云的耳朵说:“小云儿,本王来替你出气了,说说吧,想怎么处理这老男人?”皱了皱眉,小姑娘怎么哭了?

伸出双手捧住桑云的脸,用大拇指轻轻擦去桑云的眼泪。

众人慌忙拜见摄政王,生怕眼前看起来温柔的人一个不开心就取了自己的命,传说中,有一个文官踩了摄政王一脚,第二天,满门被灭。不过百姓都称号,那贪官祸害了不少人。

桑云感觉耳朵旁边有热气传来,整个人被纪淮希身上好闻的气味包裹着,有些不自在地挣了挣。

纪淮希看见少女的耳垂红红的,娇艳欲滴,心下一动,喉结上下滚动,小云儿,害羞了。

“父亲,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从此以后,我桑云和你们桑府没有半毛钱关系。”桑云在纪淮希的怀里,她自己没有意识到,此刻她确实是依赖着纪淮希的。纪淮希紧了紧怀中的身体,不看低着头的人什么反应,揽着桑云就走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