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贞楚寰汐免费小说 元贞楚寰汐完结版在线阅读

元贞楚寰汐免费小说 元贞楚寰汐完结版在线阅读

元贞楚寰汐是作者恨水愁风小说里面的主人公,小说情节很吸引人,是一本罕见的好书,强烈推荐!内容主要讲述不入流的草根写手,穿越为大魏废太子,开始了在古代的风花雪月.谁说废太子结局一定凄凉?看我如何玩转庙堂,横扫牛鬼蛇神,妻尽天下美色!

《皇道至尊之我是废太子》 第2章 免费试读

和元贞做了三年夫妻,却仍未经人事的楚寰汐,在初尝男女之欢后,一脸沉醉的伏在元贞胸前,满脸通红的回味着方才的欢愉。

“夫人,可曾怪过本王?”此时元贞脑子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你和我皇兄本该是一对,却被本王横刀夺爱,毁了你美好姻缘……”

“妾身绝无此意!”楚寰汐赶忙说道:“女子出嫁从夫,王爷既然是妾身命定的丈夫,就是贱妾的天,无论王爷怎么对贱妾,贱妾都不会怨怪王爷。”

元贞的心下感叹,暗骂原主真是十足的傻叉,这么懂事、温柔的好女人,怎么舍得下得去手?

他二人温存之时,千里之外的大皇子府的一间密室中,却是另外一副光景。

“嘭!”已经被加封为瑞王的大皇子元恒,怒气冲冲的将一只窑瓷烧制的茶碗丢掷在地。

元恒对着跪成几排的十几名死士,嘶吼道:“本王养你们何用?一个废物都杀不死!”

元恒身边,一名长身玉立的青年文士大袖一扬,无数飞针如一蓬银雨,跪着的十数名死士被一一刺死。

密室外,十几名早就准备好的甲士推门而入,将死尸搬走。

“沈先生,”元恒瞥了那衣饰俊朗的青年文士一眼,“本王准备再派死士前往塞州,先生以为如何?”

“殿下不可!”青衫缓带的文士,急忙劝阻

“端王毕竟是皇上的嫡长子,此次我们刺杀不成,皇上想必已经得到讯息,殿下若再派死士往边关,纵然得手,也一定会激怒陛下。”

元恒颇不以为然,“父皇还会偏袒那个废物不成?”

文士苦笑道:“如果是殿下你被坐实,与宫妃私通,会只是贬黜了事?”

“额……”元恒愕然,颓然的瘫坐在太师椅上。

凉风吹过小轩窗,窗台下两支黄烛烛火摇曳,映的元恒眸光明灭不定。

文士在室中来回踱步。

“殿下这些年一直兢兢业业的为皇上做事,却直到太子被贬,才得以加封为亲王。”

“而只知寄情于花鸟鱼虫的四皇子,却在几年前就被加封为宁王。为何?”

“因为皇上一直在为太子铺路,不想有威胁太子地位的势力存在。如今太子虽然被废,可皇上真的对太子失望了吗?”

元恒道:“难不成,父皇另有深意?”

文士叹了口气,“皇上若对端王彻底失望,就不会将他置于可随意接触边将的塞州。”

“那我们更应该斩草除根!”元恒冷冷的道:“决不能让那个废物死灰复燃!”

文士连连摇头,心说自己这个主子还是太年轻、太冲动。

“王爷切不可再生此念,虽然陛下不会因废太子之死而迁怒王爷,却也绝不会将江山交托给残害兄弟的皇子。”

文士顿了下又道:“成大事还须要静待时机。皇子结交大将,乃皇上大忌。”

“塞州以北,便是三关五州的边塞之地,端王难免不会起笼络边将之心,还怕不会给我们对付他的把柄吗?”

元恒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眼前一亮……

翌日,身处塞州的元贞,在楚寰汐陪同下,参观自己的王府住宅。

虽然古朴清幽,但是全没有想象中的奢华气派。

没有奇花异卉,只有墙头在寒风中摇曳几株杂草。没有金砖玉瓦,只有几重灰败、破落的庭院。

元贞暗自苦笑,那老皇帝对他这个儿子真够好的!

从昨晚起,他便盘算着如何才能重回梁京,窝在这边塞苦寒之地,一辈子都别想有出头之日。

“王爷,”婢女汀兰忽的匆匆前来禀告:“宁王求见……”

“宁王?四弟?”元贞一面在脑海中飞快的搜寻着和这位四皇弟有关的记忆,一面不敢怠慢,直奔府门外而去。

“老四,想煞为兄了!”王府两尊铁狮子前,元贞终于见到那位记忆中,只喜爱鱼虫花鸟、醉心于山水田园的四弟宁王元宗。

只见他身子纤瘦,棱骨分明,着素色衣衫,襟带缥缈,仪容清隽出尘,澄澈的眸光中透出一丝暖意。

心中暗暗赞了句,这位四弟果然不凡,要是在后世,有走偶像派的潜质。

“小弟见过三哥!”相比于满面热情的元贞,元宗从容淡雅,规规矩矩的揖了一礼。

“你我兄弟,何必这么见外?”元贞热情的挽起元宗手臂,将他往王府中请。

“想不到,父皇对三哥竟是如此苛刻!”

相较于梁京那些屋瓦连云、极尽土木之盛的豪门大宅,这端王府堪称寒酸、简陋,元宗有些纷纷不平。

元贞倒是淡然的很,“我犯有重罪,还能在王府居住、享受亲王待遇,全是父皇对我的恩典。”

元宗澄澈的眸光中,一丝讶异一闪而过。

这还是以前那个一点就着、脾气火爆、性格暴戾的草包三哥吗?

两人联袂步入客厅,分宾主落座。楚寰汐命下人端上茶水,顿时,室中弥漫着清茗茶香。

“四弟有心了”

元贞抿了一口清茶,不无叹息的说:“我遭父皇逐斥,满朝勋贵、皇亲贵胄皆避之唯恐不及,你却不远千里,前来探望为兄……”

元宗露出暖心微笑,“小弟胸无大志,除了喜欢倒腾花花草草,就是四方游玩。

父皇知道我的性子,就派我巡视四方。”

“我在薛州时,听说三哥被贬塞州,便来就近探望。

对京城流传的后宫丑闻,小弟也有耳闻。但小弟相信,三哥一定是被人陷害的。”

“哦?”元贞笑道:“四弟如此相信我?”

“眼下正是争储夺嫡的关键之时,三哥怎么会在此时授人以柄?”

元贞心下一惊,一转头,迎上元宗清澈眸光,兄弟二人会心一笑。

“塞外苦寒,三哥真的甘心蛰伏于此?”

“不然呢,”元贞苦笑道:“父皇对我失望至极,我只怕今生今世,都没有机会,重返梁京了。”

“皇兄决不可自暴自弃。”元宗微笑道:“父皇若果真如此决绝,就不会将三哥打发到边将云集的塞州。”

“哦?”经他这一点拨,元贞似乎有所醒悟。大脑飞快的运转起来,搜寻着关于这个王朝的记忆。

据他所知,这个真实历史上不曾存在的大魏,看似国运正隆,却面临着强敌寇边的窘境。

他那位英明神武的父皇为平息边患,在塞州向北百里之外,设置了三关五洲等多个军镇,关、州主将各自节制一方。

二十多年来,虽然不可一世的草原部落被打的抬不起头,然而边关诸将却也因此成尾大不掉之势。

好在各关、州主将之间利益倾轧,善于搞平衡的父皇元烈,从中借力打力,使边关诸将无人独大。

元贞暗想,边将割据,这不是“安史之乱”的前奏吗?

父皇精明了一辈子,却将他安插到可以随意接触到边将的塞州,这究竟是何用意呢?

忽的,元贞心念一动。

作为刚刚被贬的废太子,短时间内,父皇不会让他重返京城了,可若能借这个机会笼络边关大将,攫取兵权……

退一万步讲,即使不能获得边将拥立,梁京的父皇和大皇兄,肯定也容不得他在边关搞小动作,届时必然将他召回梁京。

“小弟此来,还有一份厚礼送给三哥。”元宗忽然想起了什么,站起身,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递给元贞。

元贞接过小册子,展开来,只看了一眼便大惊失色,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四弟元宗,后者却仍然是一副从容淡雅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