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子成婚青梅竹马 他把她囚禁了三年

奉子成婚青梅竹马 他把她囚禁了三年

别苑。

房间内,依旧充斥着鹿活草难闻的味道,刺鼻。

君千御半卧在床,脸色依旧煞白,手臂上包扎好的伤,似是因为激动,纱布上渗出了些血迹,鲜红惹目。

“老三那边已经按捺不住了,虽说现在他与老七明争暗斗,让我们得了些空闲,可你这次遇刺,与老三,脱不了干系!”

床边,男人一身白衣似雪,像极下凡的谪仙,带着仙气的味道。

干净搭配有致的五官,与床上的君千御倒有几分相似。不用猜想,也知道,他们是亲生兄弟。

冷哼一声,似是不削。

半响,君千御才开口,“按捺不住了倒也省了麻烦,这一潭清水,早也该到了被搅浑的时候。”

君千御的性格,男人是了解的。

怕只怕,防不胜防,丢了自个的小命。

男人微叹了一口气,脸上有些无奈。

“明面上虽是一潭清水,可你我都知,这潭水,早已浑浊不堪。这父皇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拒刘太医哪得来的消息,恐怕也就这一两年了。”

侧头看着男人,君千御眸子深邃,黑不见底。

自古以来,皇位的争夺,总免不了兄弟自相残杀。

“皇兄,你当真不想要那个位置?”

这三年以来,他曾无数次问过这个问题,可所得到的答案,没有一次例外。

只是让他不明白的是,身为太子的他,真就一点争夺的心都没有?若是他想,那个位置没有人能抢夺得了。难道真就心甘情愿做一个闲散之人,游历北川大陆?他想问他,甘心吗?

闻言,男人笑了笑,没有直面回答。

“老四,等伤养好之后,回宫之时,带上凤大小姐吧!她,对你有用!”

对于男人的话,君千御自是明白的。

凤九歌对于他来说,是不可缺少的一枚好的棋子。

“皇兄一向考虑周到,只是有一事,皇兄可否解答?”

像是知道君千御要问什么,男人耸了耸肩,笑道,“四弟,有些事,戳破了,可就不好玩了。”

心机,谁都会有。

戳破吗?其实,他倒是不介意,戳得越破越好。

“皇兄说得是,可四弟就怕,在被推上风口浪尖之时,背后插自己一刀的人,会是自己最信任的人!”

从话语中便能听出,两人之间,有着隔阂。

男人笑了笑,略显落寞。

“四弟如若信不过,倒可以提防着一些,以免在被逼入绝境,也好有脱身的计策。”

两人的交谈戛然而止,不明不白的话语,其实两人皆心知肚明。

夜深,凤府。

凤九歌一身夜行衣,悄然的打开房门,在确定没有人的情况下,踮脚一个飞身,纵身上了屋顶。

此时,凤九歌觉得,学好轻功,还真是一件便利的事。

至少,在她想要偷里凤府之时,能让人毫无察觉。

邺城北面,荒郊野外。

站定下,凤九歌掏出一个小巧玉制,像极口哨的东西,吹出了动听的声音。

这哨子,是鬼婆婆给她的。

这一次偷偷出府,她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再跟鬼婆婆学武功。

动听的声音落下,一阵强风吹来,卷起风沙,让人有些睁不开眼。

下意识,凤九歌伸手挡了挡眼,以免风沙吹进自己的眼睛里。

霎时,一个鬼魅的身影蹿出,犹如这夜幕下的鬼魂一般,飘至凤九歌的身后,让人毛骨悚然。

“啪……”

硬生生的,一个巴掌拍在了凤九歌的脑袋上。

“啊……,婆婆,疼……”

嘟嚷着小嘴,凤九歌一脸委屈,转身看着鬼魅的身影,装出可怜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