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妖精性格的文 男主是军人的糙汉宠文

女主妖精性格的文 男主是军人的糙汉宠文

衣盏自己琢磨的很明白,既然两人在不经意间已经有了这么多的交集,彼此又都知根知底,为什么不在一起试试呢。

但是唐溯渠恐怕不是这么想的,他漆黑的瞳眸盯着她看了许久,眼底的寒意一点一点笼住了衣盏,最终却也只是垂眸敛去了情绪,“你喝醉了。”

因为云十诫回来了,才想找个男朋友吗。

“我没……”衣盏挥挥手就要反驳,却被他淡淡的打断,“先不说这个,刚刚我让人打听到,连云那群人本来准备今晚对你下手的,不知怎么让云十诫抢先了一步把你捞了回来。”

还是不肯放过她吗。

衣盏兴致勃勃的脸听到这里一下子凝固住了,大脑也瞬间清醒,片刻后她抿唇点头,“我知道了,麻烦你。”

“我困了,想睡觉,客房可以吗?”

“可以。”

唐溯渠看着眼前少女瘦弱的背影僵直着慢慢离开,刚刚几乎是一瞬间,她的眼神就变的疏离而冷漠,给自己树立了一个坚硬的外壳,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

也不需要他。

半夜。

开完视频会议的男人面无表情的抬手揉揉略微发涨的眉心,走向自己房间的脚步半途中不知怎么的一顿,犹豫下后转身去了另一个方向。

抬手开门。

夜色里房间光线较淡,浓重的阴影里只能看见大床正中间有个缩成一团的隆起,一旁的衣服倒是收拾的整整齐齐,做好了明天一再就要离开的打算。

衣盏在床上侧着身子背对着他,眼睛在黑暗中直直的盯着一个地方,感受着身后男人有些莫名灼热的视线,最后发出了一声不情愿的轻哼。

唐溯渠勾了勾唇,往前走了几步,“没睡?”

没人回答。

衣盏有些恼,这个人可真够随便的,推门就进一点都不顾及男女有别,随即闭眼准备不理他。

肩膀突然被人勾住,她的身子旋即往后一带被迫翻过身去,还没来得及她惊呼出声,一个黑影就朝她笼了下来,同时伸出一只手把她按在怀里。

“你干什么?”

衣盏不客气的红着脸轻声斥道,明显的感受到男人身上的硬朗而温热的肌肉,然后默默的顺着腰部抱了上去。

“松手。”某人语气有些严厉,带着一丝无奈。

衣盏没理他,趴在他怀里嗅了几下男人身上有些淡的烟草味,拿脸蹭了蹭后嫌弃道,“你抽烟了。”

“嗯,刚才有些累,抽了半根。”

衣盏贪恋这种感觉,眯着眼舒服的想要睡过去,却又忍不住在心里想,到底是因为什么,她会喜欢看到这个人呢。

大概是因为他和她一样,都被老天一次又一次的刁难着,然后挣扎着活在尘埃里,可他活的依旧这么令人向往,垂眸时的清隽和桀骜时的刻薄,真让人沉沦啊。

但如果爱情不能保鲜,就让她在最美的时刻死去好了。

所以当唐溯渠看着外面月光洒进来,映着小姑娘嫩白的脸时,略微一怔心下一软,“我答应你……”

可是她抬起细细的胳膊摆动了两下,笑的有些软,“你答应什么啊,我跟你闹着玩的,你看看我这枪眼还没好呢,我可不想再添一个。”

唐溯渠觉得怀里的这个人,长的带着些文气,骨子里偏偏有那么点狠戾,却又无伤大雅,惹急了伸出爪子挠两下,再温吞吞的跟没事人一样。

然后过了半晌,他就看到衣盏仰头对着他狡黠的笑,“但是你可以亲我一下……”

下一秒,唐溯渠微侧头,挡住她扑上来的胳膊,重重的对着她的唇吻了下去,一只手不容置疑的捏住固定她的下巴,衣盏不由自主的半仰起头,承受着突如其来的深吻。

衣盏被亲的有些气喘,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心尖都在颤,只感受着身上压着的人对着自己的唇一下又一下的含吮,然后抚慰似的舔舐几下,一下下的轻啄。

她感觉自己热的都要爆炸了,许久后,他松开她,诱huò似得轻笑反问,“满意了吧?”

“……满意。”

“还要吗?”

“……”

好想谈恋爱啊,可是她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