胯下狐女娇吟 娇俏白小茹

胯下狐女娇吟 娇俏白小茹

墨子染在眼前放大的五官让纪流苏有些眩晕,鼻尖灼热的气息更是烫人。

回神后,她怒得胸口激荡,猛地推开无耻的男子,一把抽出腰间的软剑。

“你竟敢!”内力一发,便把身侧的木桌震成两半。

他同时运功将桌上的茶茗完整送到座塌上,悠悠地勾唇:“因为有感觉而恼羞成怒了?”

纪流苏懒得和他废话,直接冲上去,招招狠厉。

墨子染一边躲避一边戏问:“难道你不想知道他问了我什么问题?”

她仍然咬着牙攻击,直到他说出“食客”两个字之后,才愕然顿住,“你说什么?”

“傅景天邀请我做他的食客。”

众人皆知,食客相当于投靠主人,并为主人出谋划策的谋士。

所以,墨子染答应的是这个要求?

她把软剑收起来,神情变得前所未有的冷凝,盯着墨子染看了良久良久。

“墨子染,我纪流苏一生中没怕过谁,如果你妨碍我,那么……”

她狠狠地擦拭一下嘴唇,扯出一抹笑容,“我照样会杀了你。”

从容的语气吐出这种话来,显得格外瘆人。

墨子染却含笑睨着她通红的唇瓣,“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夜深冷寂,纪流苏不愿和他多说一句话,悄悄回到房子入睡。

这一晚却睡得不太安稳,辗转反侧。

翌日天还未亮,就闻到一股特别的药材味,正是从院子内的厨房传出的。

纪流苏前去查看,见林乐儿煮水,她有些诧异:“流苏这么早?”

“睡不着,你在煮什么?”

“我在做可以消肿瘦脸的面脂。”

桌面上有些许碎渣,可以看出有荷叶、薏仁和其他不常见的配料,旁边还搁着三小袋事先包扎好的药方子。

“哪里买的?”纪流苏揉了揉干涩的眼睛。

“不是买的……我是听闻民间的配方,所以一大早去寻药材,可别让林巧柔她们知道了。”

林乐儿最后把粉末倒进去调和,便捧回房间准备敷脸。

纪流苏深深地看了眼药包熟练的包扎手法,像极一个大夫包好递给客人。

许是她为了傅景天,偷偷去请别的大夫提供美容的药方,不好意思承认吧。

自从赏花会后,林乐儿和傅景天的关系就近了不少,她也每日去齐家府上寻他,但这日子恐怕维持不了多久了。

空闲之时,纪流苏在院子独自荡着秋千,手中把玩着小石头。

忽而一抹粉色闯入视线内,她不禁斜了一眼来者。

“大小姐不在,嫡次女请回吧。”

“这是你和我说话的态度吗!”林巧柔显然是冲着她来的。

“是又如何?”

“掌嘴!”

林巧柔的丫鬟傲气地上前,扬起手欲拍下。

手指微动,纪流苏袖中飞出一块小石头,准确地砸向她的膝盖,丫鬟猝不及防地跪在她的面前。

纪流苏高居临下道:“这是想感谢昨日的救命之恩?”

一提监狱的事情林巧柔就恼火,一脚踹开自己的丫鬟,亲自上前教训她。

然而还是逃脱不了跪下的命运,惊得她目瞪口呆。

“你们是怎么了,动不动就跪下?”

“你!”她再起身,再跪下。

彷佛撞邪一般,膝盖不听指挥!

林巧柔抬头看她阴森的笑容,突起鸡皮疙瘩,决定不能和她正面交锋,遂吃瘪离去。

清静过后,纪流苏把指尖的碎石片扔掉,拍拍手回房补眠。

闭眼,昨晚扰她清梦的脸孔终于消散。

不出三日,傅景天和一个赌庄老板结为兄弟的消息传了开来。

这厢,大街小巷都在小声讨论两人日夜待在一块,成双成对,完全把林乐儿给挤出去了。

那厢,林乐儿一脸挫败地哭诉,纪流苏叹息,真是枉费她每日一换的面脂药方。

“既然他好男风,你就看开点吧。”

“流苏你在说什么?他们只是情投意合的好友。”

“好到夜夜谈心,连你都不待见了?”

“我……”林乐儿沉默片刻,“流苏,我要去听听他们谈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