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冷艳总裁老婆在线阅读全文 秦闯林若冰小说大结局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在线阅读全文 秦闯林若冰小说大结局

精品好书《我的冷艳总裁老婆》是来自杨无伤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秦闯林若冰,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秦闯身怀至高***,奉师命下山办事,却误打误撞和冷艳女总裁结下孽缘,***尽失!为了拿回***,只好成了上门女婿……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第5章 免费试读

秦闯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拦了一辆出租车。

来到方氏医馆,一辆挂着白色牌照的奥迪停在路旁,门口还有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保镖!

医馆里面传出阵阵争吵的声音。

“王市首!我们运气还真是不错,在这种小破医馆里面,竟然找到了冬灵芝!待会等我把药调好,就给您服用下去,保证药到病除!”

“哈哈哈!那就劳烦孙国医了!”

这时,方景十分为难的说道:“两位!这冬灵芝是我为一位小友准备的,要是被你们用了,我方景岂不是成了言而无信之人。”

“哼!”孙国医冷哼一声,“冬灵芝我国医堂也不是没有,只不过今天来的太过匆忙,忘记带了而已,所以才用你的!”

“可是……”

“废什么话!今天把你的这一小片用了,明天我命手下给你带一整只便是!”

“要是再敢废话,让你这小破医馆倒闭的能量,我国医堂还是有的!”

方景沉默了下去,不敢再说话了。

门外的秦闯听到里面的争吵,不由皱紧了眉头。

敢情这些人是来抢药的,真是一点脸都不要了!

“站住!王市首在里面,闲杂人等谢绝入内!”

两名精壮的保镖,各自伸出一只手,挡在了秦闯面前!

秦闯面色极为不悦:“我管你王市首,还是王八首,抢我的药就是不行!”

“赶紧滚一边去!惹急了我,把你们两个打成王八!”

两名保镖怒目而视,悍然出手!

两人刚刚抬手,只听到两声闷响,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废物!”秦闯抖了抖衣袖,骂了一句后,踹开医馆大门径直走了进去。

屋子中,孙国医已经把冬灵芝碾成了粉末,倒在了一碗黑漆漆的汤药中,准备给王市首服用下去。

方景只能在一旁看着,脸上满是无可奈何!

这两人,一个是国医堂的国医孙仲年,一个是滨海市的市首,王阳辉!

无论哪一个,都是他招惹不起的存在。

秦闯踹门而入之后,发出了巨大的动静,让所有人的动作都为之一滞,眼神齐刷刷的望了过去。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敢擅闯进来!不知道王市首在这里治病吗!”王阳辉身旁的贴身保镖,瞪着眼睛恶狠狠的说道。

秦闯瞥了他一眼,冷冷道:“少废话!等我弄明白前因后果,饶不了你们!”

“你找死!”那保镖攥紧拳头,马上就要动手。

刚踏出一步,却被王阳辉拦住了:“小齐,不着急!等我用过药,再动手也不迟!”

“明白!”小齐退了一步,恭敬的说道。

但他身体仍然紧绷,眼睛死死的盯着秦闯,准备随时出手。

秦闯却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走到方景身边,问道:“方神医,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神医?哼!”孙仲年听到神医二字,不由嘲笑道:“乡野村医竟然也敢称神医,真是可笑。”

方景老脸一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的医术在滨海市虽然属于一流,但和国医孙仲年相比,还是差的太远了。

只见方景耷拉着脸,无奈的回答道:“昨天你给我的方子,大多数都是常见的药物,并不难找!”

“只有这冬灵芝,十分罕见,我几乎走遍了整个滨海市药材市场,才买到了一小片。”

“本想着终于凑齐了方子上的药物,没想到……唉……”

方景重重的叹了口气,看向孙仲年和王阳辉,眼神中透露出畏惧,不敢再往下说了。

但秦闯却丝毫不惧,冷着脸,指着他们两个,把话接了下去:“没想到这两个厚颜无耻臭不要脸的老匹夫,竟然把药给抢了过去!对吧!

话音刚落,方景面色大惊,连忙阻拦道:“秦闯小友,这话可不兴说啊!”

王阳辉和孙仲年两人闻言,脸色都是难看到了极点,神色愤怒至极。

刚准备开口怒斥。

王阳辉却剧烈咳嗽了起来,脸色有些发青。

孙仲年吓得赶紧把药递了过去:“王市首!先把药喝下去,再对付这个口出狂言的小子也不迟!”

王阳辉点了点头,接过药碗,刚准备一饮而尽。

秦闯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抢我的药也就算了,关键的是抢了药之后,不仅治不好病,还会把人喝死!真是可笑啊!”

“你说什么!”孙仲年勃然大怒,目眦欲裂道:“老夫行医几十载,从来都是药到病除!你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口小儿,也敢信口雌黄,质疑老夫用药!?”

方景惊恐万状,连忙鞠躬赔罪:“孙国医!我这位小兄弟他从山里来的,没什么文化,口无遮拦惯了!我替他向您赔个不是!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这么一个野小子计较!”

王阳辉面色阴沉,冷声道:“孙老刚到滨海市,片刻还未休息就为我寻药医治!我十分感激!”

“所以,我不允许有任何人质疑孙老,尤其是医术方面!”

“方景,你这里属于违章建筑,我给城建部门一个电话过去,第二天方氏医馆,便会成为一片废墟。”

“所以,管好你这位小兄弟的嘴,否则,别怪我不留情面!”

方景听完这些话,惊得冷汗直流,诚惶诚恐道:“市首大人请放心!我保证他不会再多嘴了。”

随后他看向秦闯,几乎是哀求般的小声说道:“秦闯小友!我方氏医馆传承了三代,不能毁在我手里啊!”

秦闯看着方老头这个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一软,不再开口。

孙仲年见他不说话,神色变得得意起来,笑道:“王市首,请用药吧,这一碗药下去,您的病就会好了!”

王阳辉笑着点头,将碗中汤药一饮而尽,一股暖流进入腹中。

片刻后,只感觉通体舒畅!

“哈哈!”王阳辉朗声大笑,心情畅快道,“孙老不愧是国医!这一碗药喝下去,缠了我多少年的病竟然好了!我可一定得好好感谢孙老!”

孙仲年轻抚胡须,一副高人模样:“王市首不必客气!”

就在两人互相客套的时候。

秦闯实在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国医就是国医,这一碗药下去,就药到人除啊!”

孙仲年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来,怒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秦闯笑容戏谑,伸出三根手指,“恭喜!在你的细心治疗之下,王市首还能活这么长时间!”

“三…三天?”王阳辉面色一滞,疑惑道。

秦闯摇了摇头,将一根手指落下。

“还剩两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