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李飞韩雅萱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最新)李飞韩雅萱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李飞韩雅萱是著名作者徒手摘核弹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为给女儿治病,离家二十载。学医归来的李飞却面对的是一纸离书。只因他无能,窝囊,废物……当李飞签下名字的时候,他想告诉全世界,他不想在低调下去,他想要这天,这地,都要为之臣服。

《镇国医神》 第2章 污蔑 免费试读

小偷?

李飞顿了顿脚步,“你是在叫我?”

小周连忙冲到苏北漠身前,指着他的鼻子喝道,“你是不是偷了我刚才放在柜台上的护身符?”

李飞摸摸衣袖,拍拍裤兜,一脸茫然,“护身符丢了?不在我这儿啊”

女营业员看眼前这家伙打死不承认,直接按响了店内的警铃。

门口两个身材魁梧的站岗保安果断冲过来,一前一后把李飞夹在中间。

“还狡辩?亏我还煞费苦心给你介绍护身符的价格,你竟然还敢偷店里的东西?赶紧把护身护拿出来!”

店内还有不少顾客,一听警铃声,他们先是有些慌乱,但看到保安把一个中年男人围住,便都好奇的凑了过来。

“疯了吧,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偷东西,金店里面装的全是摄像头,偷了东西,他能跑的出去吗?”

“还真以为是以前的社会啊,只要不是人赃俱获就行了?”

“嗨,你别说,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我觉得这家伙很精明啊,如果保安暴力执法,被有心人传到网上,周大生说不定还要给他赔笔钱呢,稳赚不亏啊。”

……

可面对营业员和群众的指责,李飞却摇头否认着,“我只是看看你们店里的护身符,也没说要买,你可不能污蔑我啊。”

“还嘴硬?”小周愤气冲冲的指责说,“我给你一共看了十枚护身符,我收入柜里的时候只有九枚,剩下的一枚去哪了?不是你偷得,还能有谁?”

李飞想解释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又迟迟无法张口。

确实。

自己这幅破破烂烂的打扮,就算放在二十年前,自己也会被人当成小偷看待的。

旁边保安则拿着警棍在空中比划几下,冷笑着***说。

“喂,小偷,赶紧把东西拿出来。还敢嘴硬,找揍是不?”

“小兄弟,你嘴巴能不能放干净点?”李飞微微皱眉,“再说,我又没偷东西,拿什么出来?”

两个保安既好气又好笑。

之前在金店也抓过小偷,但还没为见如此冥顽不灵的家伙。

“小周是我们店里工作五年的老员工,肯定不会监守自盗,东西不在你身上,难不成被鬼偷了吗?”

“把东西拿出来吧,何必自讨苦吃,挨顿打?”

李飞轻笑着说了句。

“学医苦修这么多年,你们还是第一个敢扬言打我一顿的人。”

昆仑学医,师傅常年闭关不出。

名门望族登门治病,哪个不是对自己恭敬有加,为苟活于世,恨不得跪在地上给自己磕几个响头?

打架?

李飞相信。

这话要是被那些受到自己恩赐之人所听闻,这两个保安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小周这时,却指着李飞的鼻子怒斥道。

“和一个小偷还客气什么?”

“刚才柜台只有你我二人,护身符总不能自己长腿跑了吧。王哥,别废话了,打一顿,他绝对能把偷的东西全吐出来。”

“打我?你们可以试试。”李飞淡然说。

两个保安准备动手,听到这话,却有些迟疑不决了。

私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教训一番自然可以。

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若是视频被传到网上去,自然会被民众们口诛笔伐,说周大生店大欺客,指不定还要赔一笔高昂的医药费。

保安一个月工资只有三千,他们指定赔不起啊。

“啧啧~这家伙也太不要脸了吧。”

“要我说就他打一顿,大家伙都能给你们作证,警察来了,也是你们有理。”

“别,打出问题,怎么办?医药费可是个天文数字呢,看来周大生这次只能吃个哑巴亏了。”

“正大光明大的偷东西,营业员和保安还拿他没辙,以后我要是混不下去了,也要当小偷。”

“四十多岁的人,混成这样,真没出息!”

围观群众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调侃和议论声络绎不绝。

李飞见状幽幽的叹了口气,“凡是要讲证据。如果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不行。金猪抱财价值十万块钱,我可赔不起。”小周拽着李飞的袖子,死活不肯松开,还高喊道,“主管,这里有人偷东西,王哥他们拦不住。”

一个身穿西装,脸带金丝框眼镜,彬彬有礼的工作人员从人群中挤了进来。

“客人这么多,你们围在店门口干嘛呢?小周,赶紧回到岗位上去,这个月业绩不达标,小心我扣你奖金!”

小周略显委屈的说了句,“主管,这家伙在咱们店里偷东西,偷得还是把镇店之宝金猪抱财。”

旁边的保安还添油加醋的说着,“对啊,他还威胁我们,说我们要是敢动手,就讹一笔医药费。”

“我没说……”

没等李飞把话说完,就被前来的主管挥手打断了。

“我是山水城商业街周大生金店的主管,刘辉,既然小周说你把金猪抱财给偷了,那就把东西赶紧交出来。”

“看你这样子,最近生活是不是有些窘迫?这样,我个人掏腰包给你捐赠两百块钱,帮你度过难关,如何?”

刘主管解决问题的方式恰到好处,引得围观群众连连叫好。

可李飞却郁闷到了极点。

都说了没偷东西。

为啥这些家伙就是不信呢?

“说了没偷就是没偷,就算警察来了,我也是这句话!”李飞掷地有声。

刘主管却耐心劝说了句,“这位先生,你是不是觉得两百块钱不够?五百总行了吧,我也是出来打工的,店里要是丢了金器,挨批评不说,我和小周还要照价赔偿呢。”

还以为经理出现能主持公道,没想到这家伙也一口咬定自己在店里偷东西了。

李飞索性闭眼养神不肯多言。

刘主管见状,只能咬牙说,“监控室在大厦顶楼,调取录像有些麻烦。小王,你去把保安室的金属探测器拿出来,既然死不悔改,咱们拿探测器一验便知分晓。”

两个保安恍然大悟。

对啊。

金属探测器,我们咋没想到呢?

金店的金属探测器和机场,火车站,地铁站有所不同。

前者是专门用来抓小偷,探测贵金属的。

后者则是安保所用。

总而言之就是,李飞身上如果有钥匙之类的日常用品,探测器不会报警,但若是护身符在他身上,警报声便会响彻整个店铺之中。

没多久,两个保安便把金属探测器拿了过来。

刘主管开机前,最后劝了一句,“咱们之间没必要撕破脸皮,我们是有权力把你移交到派出所去的,十万块可不是个小数字,你可能要受牢狱之灾。”

李飞从牙缝中蹦出一句话,“护身符不在我身上!”

“抱歉,那就只能得罪了。”

刘主管摇摇头,拿起金属探测器便朝李飞身上一照。

从头移动到脚。

金属探测器划过李飞腰间的时候,随之发出一阵刺耳的报警声。

“滴~滴~滴~”

声音之大,隔着大街,对面路过的行人都能听的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