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酋小姐支棱起来了全集在线阅读 任流年秦濬小说免费看

非酋小姐支棱起来了全集在线阅读 任流年秦濬小说免费看

《非酋小姐支棱起来了》中主要人物有任流年秦濬,是作者两半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已上架快看。全书主要讲述六年前被骗到非洲,货真价实的“小非酋”,又穷又作又野蛮的狐狸精?遇到了海城颜界天花板、最极品男人,让人羡慕嫉妒恨!秦先生:“留下来订个婚,免你罪。”小非酋表示,“不就是订婚么?我同意了。不过,秦先生,和我订婚,可不是件好玩的事情。”男人不重要,开心才重要!姐是颜值与实力双高的非酋界一姐,有资本,就是傲!

《非酋小姐支棱起来了》 第4章 免费试读

任流年一身银蓝色中长款的礼裙,长度刚好覆住膝盖,一字肩,露出线条完美的锁骨,掐腰,腰身不盈一握,完美呈现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腰比我的尺寸略大,修改来不及了,我用别针别了一下,看不太出来吧?”任流年在秦濬面前转了一圈,托着腰部的布料。

秦濬回过神来,眸光淡淡地落在她纤细腰肢上:“还好。”

“这场戏一定帮你演好,希望你答应我的事情也作数。”

“放心,我一向不允诺人。”

“行,你说的话我记住了。”

回到会场大厅,气氛比刚才更热闹了,所有宾客都汇聚到了主席台前,等着今天订婚的主角。

顾苒也已经换了一套礼服,一改她平日女强人的作风,曳地长礼裙尽显优雅成熟。

虽然面上一派淡定地应酬着,但此时的她心里慌乱得不行。

她和秦濬的事虽然是两家长辈认可的,但今天的订婚却是她们顾家的临时决意,也可以说成是她的临时决意。

没有跟秦濬商量,秦濬估计不会给她面子,所以她才想到下药这一招,想先生米煮成熟饭……

“云云,秦濬还没找到吗?”

“顾总,还没……顾总,秦先生来了!”私人助理杨云云一脸欣喜。

秦濬一副慵懒状,任流年紧跟在他身边,俊男美女,立刻夺了会场所有人的眼球。

“可……顾总,那,那女的……”杨云云惊得瞪大了眼睛。

顾苒也看着自己根本看不上的任流年,光鲜亮丽地站在秦濬身边!

秦濬,海城最高不可攀的男神!

众目葵葵之下,秦濬把手递给任流年,任流年也把手放在了他手心里,两人并肩走到了话筒前。

主持人小心翼翼地让出了位置。

顾苒快步冲上去,站到了秦濬的另一边,“秦濬,你来了。”

顾苒攒出一脸的微笑,娇道:“你怎么把任小姐也带来了?”

不等秦濬开口,顾苒摆出一副女主人的样子,对着台下说:“呃……既然来了,那我就跟大家介绍一下吧,任小姐是刚从非洲回来的设计师,设计理念很新颖,我们都很欣赏她。”

任流年似笑非笑地冲她点了点头,根本不接话,连搭茬都没有。

顾苒在任流年的美艳洒脱衬托下,显得像跳梁小丑。

顾苒看向秦濬,想让他说话。

秦濬直接对着话筒道:“不是说,今天是我订婚的大好日子吗?那我未婚妻岂能不在场?郑重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未婚妻,任流年,以后,她的名字前面,定语就是秦濬未婚妻。”

全场哗然!

顾苒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气到失语,但很快就稳住情绪,笑吟吟道:“秦濬,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了,但你因为生我的气,连累任小姐就太过分了,人家清清白白的女孩子,你这让她以后怎么找男朋友怎么嫁人呀?”

秦濬寡淡回应:“她未婚夫是我,她要嫁的人也是我,你的担心没有必要。顾总,你应该恭喜我们。”

顾苒把矛头转向任流年:“任小姐,秦濬胡闹,你可别被他给骗了,将来吃亏的可是你。”

任流年望着脸色铁青的顾苒和已经炸锅的宾客,挑眉一笑,“也不是啊,这是我脱贫的大好机会,秦濬给这个机会,我自然是要好好把握的,可以少奋斗几十年了,诸位说是不是啊?”

宾客交头接耳众说纷纭,有人指责任流年太现实,也有人羡慕任流年长得漂亮,得了秦家太子爷的青眼。

任流年仿佛没看见大家的反应,转而笑看秦濬,“今天不得已官宣,事出仓促,改天记得给我补一个像样的订婚仪式呀。”

秦濬勾唇一笑:“好,听你的。”

这男人一笑简直惑人,任流年觉得一双腿又软了。

顾苒看着他们郎才女貌,恨不得要撕了任流年。

“任流年!”顾苒从来没丢过这么大的脸,冲上去想打任流年,直接被任流年牢牢握住手。

任流年小声说:“顾总呀,多行不义必自毙。”

“故意抢我订婚宴的风头,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不小心被你坑了,一报还一报咯!”要不是这个顾苒下药干坏事,她也不用这样。

秦濬朝这边看过来,目光也发狠,盯着顾苒欲打人的手。

顾苒一阵后怕,脸色惨白地把手放下。

她知道,她真的惹到秦濬了!

顾家人此刻也冲到台上平息混乱,“秦濬!你和苒苒的事情,全海城都知道,网络上也都闹得沸沸扬扬,谁都知道苒苒是你的女朋友,你这不是让苒苒没脸,让我们顾家和秦家没脸吗?!”

顾苒的三婶也道,“秦濬,现在赶紧改正错误还来得及,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你再想改口可就晚了!”

秦濬冷笑:“我做的事,会承担后果,不劳顾三夫人操心。各位,我未婚妻嫌今晚的酒宴不够正式,改日我会再办一场订婚宴,届时还请诸位莅临。”

秦濬说完,拉起任流年的手,扬长而去。

走出了会场,嘈杂的声音渐渐淡了,秦濬冷沉的脸色变淡,“任小姐,下次如果再这样自作主张,后果自负。”

任流年笑盈盈:“你指的是再办另一场订婚宴的事情?”

“我是人,会思考,你要是想把我当成木头摆布,不可能。如果你觉得我难以驾驭呢,那就把视频给我呗,咱们一拍两散各自安好。”

“想用这种办法拿到视频?”

“那当然……不是,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也是有原则的。”

秦濬似笑非笑地哂了一声,“任流年,你有你的原则,那我也有我的原则。”

秦濬的俊脸忽然凑近任流年,一字一句地道:“我不喜欢被人占便宜。尤其是身体上的便宜。”

终于到了算账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