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家养锦鲤妻姜小牙凤天宸无广告免费阅读

首辅家养锦鲤妻姜小牙凤天宸无广告免费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姜小牙凤天宸的书名叫《首辅家养锦鲤妻》,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浮光影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小锦鲤因为姜小丫的一句话修炼成人,也要完成姜小丫最后的愿望。愿望一:给她报仇,小锦鲤摩拳擦掌,磨刀霍霍向二房,没想到二房自己送人头,得罪了端王,最后被便宜相公碾压!端王是她救的,便宜相公也是她救醒的,四舍五入完成愿望。愿望二:守护男主,小锦鲤一看便宜相公超级好看,这个单子她接了!相公却说她旺,把她宠上天啦!首辅娇养锦鲤妻日常:夫人说的对,夫人做的对,夫人打的对,夫人做什么都是对的!

《首辅家养锦鲤妻》 第5章 免费试读

村边的房顶上飘着袅袅炊烟,雁群乌央乌央飞过头顶的天空,小山村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村民捧着碗蹲在家门口大口喝着玉米糊糊,闲话家常。

打村东头走过来一队人,三三两两走在一起,为首的正是衙门的王捕快,他身后跟着一脸谄媚的凤阑松,还有几个小捕快,一行人快步朝凤家宅子走去。

蹲在门口的村民们都伸长了脖子望过去,村子里有一点风吹草动都是如此,恨不得跟过去看看,有些胆子大的也真的跟了过去。

“谁是凤阑齐?”王捕快在凤家小院里站定,仰着头中气十足大喊道。

正在吃晚饭的一家人闻声出来,凤阑齐一脸疑惑看了看院子里的官差们:“各位官爷,我就是凤阑齐,找我有什么事?”

碗里的玉米糊糊太好喝,姜小牙捧着碗喝了好几口,侧着身子探头出来,像极了一只小猫。

王捕头脸色一沉,对着身后两个小捕快道:“还愣着干什么?抓起来!”

两个小捕快立刻将凤阑齐围住,给他上了枷锁,拖着便要离开。

“你们干什么?我们犯了什么罪要抓当家的走?你说清楚。”刘兰芝上前哭诉道。

姜小牙也丢了碗跟出去,凤天宸和端王也上前,声音沉沉道:“你们平白无故抓人,可有什么证据?!”

王捕头看了看端王身上的盔甲,眼中冒出精光,立刻上前道:“逃兵在这,快一起带走!”

“放肆!这是……”凤天宸要阻止,端王看了他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几人被一起带到了县衙中。

小山村里的县衙建成于一百多年前,门口的石狮子已经被岁月磨平了爪牙,只有门口高悬的“***”的匾额依旧清晰如新。

“威武——”

几人站在县衙中,正前方是带着一定乌纱帽,留着两撇八字胡子的县令,他扬手一拍惊堂木,质问道:“凤阑齐,你窝藏逃兵,可知罪?!”

一下就定实了罪名。

凤阑齐一辈子清清白白,从未与人口齿,也是第一次如县衙,吓的说话也不利索了:“大人,草民,草民没有窝藏逃兵,我……”

张县令抬手扶了扶滑到脑门的乌纱帽,斜眼看了看堂上几人,嗤之以鼻:“大胆,你们见了本官竟敢不跪,来人,拖出去打五十大板!”

几个捕快上前便要抓人,凤天宸款款上前两步,不卑不亢抬眼看着张县令:“张大人,我是大华十四年陛下亲封的举人,按律应当免礼。”

“我们村哪有什么举人,除了凤家那个……你是凤天宸?!”张大人说着忽然回过神,一脸惊诧望着凤天宸。

前几日村里有传言说他醒了,竟然是真的!

张县令失了面子,心里涌出几股无名火,借机撒到旁边人身上:“按律你可以不跪,把这个逃兵给我捆起来!”

他下定决心要杀鸡儆猴,对着端王大喝道。

捕快迅速上前,端王怒目瞪着张大人,穷山恶水出刁民,当地的父母官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当今陛下有意惩治,只是地方宗族势力太盛,一时间难以入手。

那便从今日起!

“你们无凭无据,凭什么说我是逃兵?!就因为我一身盔甲?战场上穿盔甲的可不全是逃兵。”端王冷眼看着。

张县令方才被搏了面子,心中怒火中烧,他大喝道:“还敢狡辩,给我打!”

令牌落地,再难收回。

捕快上前将端王围住,他不慌不忙,伸手探了探胸口的夹层,里面坚硬有声,他拿出令牌,对着张县令晃了晃:“狗官,可认得这是什么?”

这般欺软怕硬,欺压百姓的官也做到头了!

张县令只望了一眼便浑身一软,瘫倒在地上,口中呢喃道:“端王殿下的令牌,你,你是端王……”

他全屋先前的盛气凌人,连滚带爬到了端王面前,卑躬屈膝道:“是卑职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没认出殿下,还请,还请殿下莫要见怪。”

朝堂上瞬间寂静无声,拿着邢棍的捕快们双手不住颤抖,他们刚才差点打了王爷!这可是杀头的罪!

躲在衙门口看热闹的凤阑松也是双腿一软,脸色比吃了苍蝇还难看,那个人竟然是王爷!他一不小心得罪了王爷!

大股大股冷汗留到官府上,上面的禽兽纹样晕染成了一团。

“你就是这样为陛下治理朝纲的?!”端王瞥了他一一眼,不怒自威。

冷汗越来越多,张县令几乎站不住。

“本王此行还有要紧事,便给你个机会,以后若是好生做官,就保了你这顶乌纱帽,否则……”端王眼神一凛。

张县令立刻会意,不住点头:“是是是,下官一定自省,绝对做个好官,多谢王爷,多谢王爷。”

凤阑松也松了一口气,还好没事,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二叔,你怎么在这?”在凤天宸身旁的姜小牙一眼就看见凤阑松鬼鬼祟祟的身影,开口唤了一声。

众人目光都投了过去,凤阑松如坐针毡,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去:“我,我听说大哥家出事,就跟来看看,大哥,你没事吧?”

话音刚落,姜小牙反问道:“二叔,这事是你告状的吧。”

凤阑松浑身一颤,声音也没了底气:“你,你个小丫头别乱说话。”

“我昨天看见你到我们院子里偷看了,怎么是乱说呢?县令大人,是不是他告的状?你可是个好官,一定会为我们做主吧?!”姜小牙眨着眼睛看向张县令,弯弯的眼像极了月牙。

张县令心里“咯噔”一声,连忙点头称是。

“老二,我可是你亲大哥,你为什么要告我!”凤阑齐大声质问道。

凤阑松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姜小牙想起原主死时的委屈和不甘,清脆的声音响起:“之前二叔还说我偷人,现在又告黑状,这个家不分是不行了,相公你说是不是?”

话锋一转,姜小牙把话递给了凤天宸。

凤天宸望着她狡黠的眼,心中轻笑,脸上还是板着:“是,两家都添了人丁,该分家就分吧。”

听见儿子这么说,凤阑齐也没有反驳,凤阑松心中不愿,可胳膊拧不过大腿,在张县令做主下,到底还是分了家。

出了县衙的大门,一家欢喜一家愁。

姜小牙满脸笑意盘算着分家之后的美好生活,忽的,脑海中响起冰冷的声音:“锦鲤过分使用天赋技能,现绑定功德交换系统,需用功德交换逆天运气,如有违背霉气翻倍!”

“功德交换系统?!”姜小牙欲哭无泪,她一直以为是自己运气好,没想到这逆天的运气竟然违背了天道。

修炼的精怪们都知道,天地间天道不可违,这样的惩罚已经算轻的了。

可是以后不能靠运气,她眉头拧成一团,圆鼓鼓的小脸也忍不住皱了起来。

端王身体修养的差不多,也是时候重回战场,便准备和凤天宸一同奔赴战场。

姜小牙想了许久,还是坚持道:“我也有用,我也要一起去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