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凡箫初然无广告阅读 青衣令小说APP内阅读

秦凡箫初然无广告阅读 青衣令小说APP内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秦凡箫初然的名称为《青衣令》,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秦青衣所编写的都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云城第一公子秦凡,被人毁容,沦为人嫌狗厌的丑八怪,惨遭未婚妻背叛。幸得先祖医武传承,执掌青衣门。青衣令现,全球顶级大佬齐聚云城!

《青衣令》 第4章 免费试读

箫天策和箫初然,也好奇的望着他。

秦凡无奈,只好如实回答。

“其实箫叔叔腰疼的原因,是因为有一道气堵住了关键穴位,只要把那道气疏通,自然也就痊愈。”

箫天策脸色一变,怒喝:“一派胡言!”

“然然,让他出去!”

“箫叔叔……”秦凡还想解释,却被箫初然提前拦住。

“秦凡,别说了!跟我出来!”

说罢,不由分说拉着秦凡出了房间。

关上房门,两人站在廊道内。

秦凡盯着箫初然绝美的脸,声音急切。

“然然,相信我,千万不能让林医生给箫叔叔扎针!”

箫初然看着他,却是一脸失望。

“秦凡,一年不见,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就算你想引起我爸爸的注意,也不能拿我爸爸的病开玩笑啊!”

“我没有,我说得都是真的,相信我好吗?”

秦凡一脸真诚,他知道自己的话很难让人相信,可他必须提醒。

箫初然平静的望着他,语气冷漠的问:“秦凡,你是医生吗?”

望着她那秋水般的眸子,秦凡沉默。

“不是。”

“那让我如何相信你?”

秦凡彻底冷静冷下,自嘲一笑。

“是啊,换成是我,我也不会相信。”

“不过,我问心无愧!”

说完,秦凡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等下,把你手机号给我!等我爸爸看完病,我就去找你!”

箫初然追上去喊道。

秦凡脚步一顿,没有回头。

“你还找我做什么?”

箫初然盯着他身上的外卖服,有些恨铁不成钢。

“我不想看你这么颓废下去。”

“放心吧,我说过了,不用多久,我就会拿回我失去的一切!”

青帝传承,给了他强大自信。

可箫初然不信。

“送外卖能拿回你失去的一切?今天你不把手机号给我,就别想走!”

秦凡无奈,他了解箫初然的性格,如果不给她,今天真的别想走了。

“1392538……”

箫初然又亲自打通电话,这才放秦凡离去。

走出帝豪酒店,外面阳光明媚。

将这一年来积压在他心中的悲愤情绪一扫而空。

“算了,然然也是好心,不相信我也很正常!”

“是该跟过去告个别了!”

他想着,骑上电动车,朝苏家行去。

这一年来,秦凡一直住在苏婉家,洗碗扫地脏活累活都是他干。

但,那是他心甘情愿。

现在看清苏婉的真面目,才明白这一年来还真是寄人篱下啊!

这次回苏家,秦凡准备收拾行礼离开,顺便向苏老爷子告别。

毕竟苏老爷子对他,一直都是真心实意,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孙子。

这边,箫初然回到房间,林医生开始给箫天策扎针。

可是,一针下去,箫天策突然惊呼一声:“停!”

“爸爸,怎么了!”

箫初然大惊失色,急忙跑过去,一脸担忧的看着趴在沙发上,脸色狰狞的箫天策。

“林医生,这是怎么回事?”箫初然急声问道。

林医生也懵了,捏着银针的手都在颤抖。

“我也不知道,我这一针才扎到一半,根本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反应啊……”

“要不还是先取出来吧,我爸爸好像很痛苦!”

“不要!”

箫天策低吼一声,双手撑着沙发盘膝坐了起来,开始运转真气调息。

正如秦凡所料,这一针正好扎中被真气冲击的穴位,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现在银针将穴位打穿,如果取出来,恐怕立时气血喷涌而出。

箫天策虽然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但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却很清楚。

调运真气,强行封住那处穴位,箫天策的脸色才慢慢平静下来。

不过,这一切林医生和箫初然根本看不出,在他们眼里,箫天策只是在沙发上***了一会。

箫天策睁开眼睛,看着一脸担忧的两人。

“我没事了,不用紧张。”

箫初然也松了口气,忽然想起秦凡刚才说过的话。

“爸爸,难道秦凡的话是真的?他当真看出了您的病因?”

箫天策脸色严肃,没有回答。

林医生冷笑,斩钉截铁道:“绝不可能!”

“箫小姐怎么能相信一个送外卖的话呢?”

“或许林某医术不精,没能看出箫先生的病因所在,不过箫先生请放心,回去之后就请我师傅亲自来云城一趟,为箫先生诊治。”

“令师是?”箫天策疑惑的问。

林医生一脸得意:“京都,齐神医!”

箫天策一惊:“可是三大国医圣手中的齐圣手?”

“正是恩师!”

“如果齐圣手亲自出马,那自然是手到病除!”箫天策开心的笑道:“如此就有劳林医生了!”

“箫先生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

“对了,那根银针要不要先帮您取出来?”

林医生也松了口气,如果箫天策追究刚才的事,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不用了,我现在感觉舒服很多,如果贸然拔出,恐怕再生变故,还是等齐神医到了再说吧!”

“如此也好!那我先告辞!”

“然然,送林医生!”箫天策吩咐。

“林医生,请!”

送走林医生,箫初然回到房间,急声道:“爸,我还是觉得秦凡肯定看出了什么?”

箫天策看着她,没有反驳,而是平静的问:“你想怎么做?”

“我想再去找秦凡问问情况,万一他真的能治好您的病呢?咱们完全可以做两手准备!”

“然然,他已经不在是当年的云城第一公子,你愿意相信一个送外卖的话?”

箫天策反问,眼中露出一抹微不可查的精光。

箫初然一怔,感觉父亲话里有话。

但,她本能的点点头:“我相信他!”

“而且,我还相信总有一天,他依然会成为那个让所有人都仰望的云城第一公子!”

箫天策闭上眼睛:“那你去找他吧!”

“您的身体……”箫初然不放心。

“我没事,有事我会叫王经理过来!”

“那我现在就去找他!”

等到箫初然离开,箫天策脸上露出一抹疑惑。

一个能看出他体内真气存在的人,说的话自然有些依据。

不过,当时他想的只是借机把秦凡赶走,并没有多问。

现在想来,如果秦凡不是碰巧蒙中,那就是身上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如果他真有什么特殊的本事,把他留在然然身边辅佐倒也不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