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王宠妃:神医娘亲美又飒》by一纸青鸢(褚婉婉宋寻)免费阅读全本资源

《残王宠妃:神医娘亲美又飒》by一纸青鸢(褚婉婉宋寻)免费阅读全本资源

《残王宠妃:神医娘亲美又飒》男女主角为褚婉婉宋寻,是一纸青鸢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古言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天才医药师穿成冤种侯府嫡女,开局爹不疼,娘不爱,婆婆黑心,丈夫嫌弃,庶妹抢男人,继母要她死!四面楚歌的情况下,褚婉婉力挽狂澜,什么渣男贱女,黑心婆婆她不同候了!一朝医药箱在手,斗绿茶,闯皇宫,太后宠爱,皇帝依仗,皇子拜倒石榴裙,在这个崭新的时代,褚婉婉玩得风生水起!唯一的麻烦——宋寻:夫人我错了,还望夫人大人有大量!褚婉婉:扣1佛祖原谅你…..

《残王宠妃:神医娘亲美又飒》 第3章 免费试读

浑身寒意冻得褚婉婉只打颤,她缩在角落勉力解释。

“恒王不想杀我!”

“他顾忌我的身份,若是没他拦着,我这会早就被太妃派人扔去乱葬岗了!”

惊蛰慌得六神无主:“可小姐你本就受了重伤,在这柴房又没个大夫,你怎么熬得下去?”

“要不小姐你逃出去吧?!我去引开那些人,你趁乱……”

“逃?”

褚婉婉冻得浑身发抖,眼里却是一股骇人的厉色。

“那这帮伤害我的渣滓怎么办?看着他们逍遥法外吗?”

褚婉婉冷笑道:“今日,往昔我受得苦楚,我必定要千倍百倍报复回去!”

她本就伤势严重,又被这么一冻,消炎药也扛不住,半夜就发起了高热。

正烧得滚烫,忽然听到耳边一声轻轻地喊声:“娘亲!”

褚婉婉浑浑噩噩地睁开眼,只看见自己女儿糯糯一脸担忧地蹲在旁边看着自己。

“小小姐知道您被关在柴房,担心您没吃的,特地给咱们送了馒头来!”

糯糯忙从怀里掏出一块烧饼,努力举到褚婉婉嘴边:“娘亲,吃!糯糯放在怀里的,可热乎!”

褚婉婉懵懵地咬了一口,那烧饼被糯糯藏了一路竟然还是热乎乎的!

她顿觉不对,立时上手去拉糯糯的衣服,慌得糯糯下意识身后遮掩,可是哪里挣得过褚婉婉?

正被她看到单薄的胸口上被烧饼烫的鲜红!

褚婉婉瞬间红了眼,糯糯笨拙地哄道:“糯糯不疼的!娘亲不哭!”

“傻丫头……”

褚婉婉含着泪去拉糯糯手臂,糯糯突然“啊”的一声,似是痛极收回了手。

瞧着糯糯慌张躲避自己的视线,褚婉婉强撑着起身撸起糯糯的袖子,定睛一看,手肘处竟密密麻麻布满了针眼!

“谁干的!是不是褚倩倩?”

褚婉婉死死地拽着糯糯的手臂,眼里激得几乎要流出血来。

糯糯慌忙摆手:“不是不是!娘亲不要生气,糯糯不痛的!”

“她怕打你留下明显印子,就用针对不对?”褚婉婉眼神阴鸷,声音宛如淬了寒冰,“为什么不说?”

到底是孩子,糯糯被她一击,吓得浑身发抖,抽泣了几声,突然嚎啕大哭。

“糯糯不敢说!小姨说,要是被别人知道,就让糯糯一辈子见不到娘亲!糯糯不想看不见娘亲!”

褚倩倩这个***,老娘跟你不共戴天!

褚婉婉在惊蛰和糯糯惊异的眼神中打开药箱,直接打了一针封闭,又补了一剂透支精力的灵药。

瞬间整个人容光焕发起来!

惊蛰惊讶地问:“主子这是什么灵丹妙药?”

褚婉婉没回答,直接问道:“惊蛰,你点烛的火折子是不是随身带着?给我!”

惊蛰不懂她的心思,忙不迭地递过去。

她从药箱里拎出几瓶酒精,对着柴房里的柴火就泼去,又塞给惊蛰几瓶,叫她跟自己一起泼,糯糯也忙冲上去帮忙。

等到柴房的柴火都湿透,褚婉婉捡起柴房一侧的斧子,对着门就砍!

没几下,柴房门被砸开了一个大口子。

惊蛰看不懂褚婉婉的动作,着急道:“主子你要出去,偷偷从窗户翻出去便好,这般大动静,惊动了王府的人该如何是好?”

“我就是要他们都滚出来看!”

“走!”

她一手牵着糯糯,一手拎着斧子跨出木门,才到外头,就看到管家领着一堆人浩浩荡荡往这边赶。

“***,谁许你逃出来的?”

管家气势汹汹地直冲褚婉婉而来,还未靠近,就看见褚婉婉粲然一笑,点燃手中火折子,往柴房一扔!

“轰!”

有了酒精助燃的大火,在干燥的冬季,燃烧得宛如怒放的火莲!

“走水啦!”

“快拿家伙来救火!”

众人登时乱作一团,拿扫帚拍火的,端盆子接水的,一盆接一盆在盛放的野火面前就是杯水车薪。

管家怔在原地半晌,方才反应过来,登时怒火攻心,冲到褚婉婉面前抬脚便踹。

“我踢死你这个贱……啊!”

褚婉婉靠着药剂吊着,精神已然恢复到了全盛时期,眼神一利便轻易捕捉到了管家伸腿的动向。

毫不犹豫地挥手砍去!

一斧子劈到了动脉,管家小腿登时血流如注,他瘫在原地,嚎叫得宛如杀猪一般!

大火越烧越旺,火舌很快舔到了旁边的屋檐,有下人去禀告了太妃和宋寻。

褚婉婉站在火堆旁,远远看见宋寻坐在轮椅上,一双黑眸死死地定在褚婉婉身上。

“我当真是小看了你!”

郑太妃气得浑身发抖:“你果然是丧门星!来人,把王妃拖下去行杖,打不死不许停!”

褚婉婉却不慌不忙,冷淡的眼神从郑太妃滑到宋寻。

“若是我有法子救你妹妹呢?”

褚婉婉指着一旁护着糯糯的惊蛰,盯着宋寻:“你之前亲眼见到惊蛰被管家打得伤重昏迷,如今能走能动,难不成是你派人包扎的吗?”

一旁的惊蛰虽然脸上满是血渍,但是眼神清明,显然不是之前那副凶多吉少的模样。

宋寻皱了皱眉:“你何时学的医术?”

褚婉婉一听这口吻,知道宋寻信了自己一半,她大着胆子一步跨向宋寻。

“你妹妹如今已经错过了最佳救治的黄金二十四小时,与其在这里审问我,不如先让我给她试试。”

“若是我当真无用,你再杀我也不迟。”

眼见宋寻还在犹豫,褚婉婉趁机直接扑到宋寻腿边,早就被她藏在手心的针管,直接***宋寻静脉!

叶枫脸色突变,“保护王爷!”

他一记掌风直冲向褚婉婉,立刻把褚婉婉振飞了一米,狠狠吐出一口鲜血!

“娘亲!”

“小姐!”

糯糯猛地扑到褚婉婉身边,吓得眼泪直流。

褚婉婉啐出一口血沫,看了一眼手心的针剂,已然全部打进了宋寻腿中。

郑太妃气得脸色铁青,当即挥手召唤侍卫。

“杀了她!杀了这个毒妇!”

眼见侍卫要动手,突然宋寻开口阻止。

“母妃等等!”

宋寻蹙着眉,眼里带着一丝不敢确定的惊喜,抬了抬腿。

那双自一年前在战场上受了重伤,便失去知觉的双腿,竟头一回能动了一寸!

“寻儿,你的腿……”

郑太妃看着宋寻的腿,激动得几乎要落泪。

宋寻猛地抬头看向褚婉婉,声音有些发抖:“你方才做了什么?”

褚婉婉喘了口气,一字一顿道:“现在能带我去看你妹妹了吗?”

宋寻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头吩咐江枫:“带她去郡主房间。”